八路军中尉刘凤勇,红军旅长张锡龙

作者: 散文精选  发布:2019-10-03

图片 1
  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的晚上,21岁的四川宜宾高县青年张锡龙和他战士们,接受了由周恩来、贺龙等领导的即将对南昌城攻击的任务。起义军一连一排长张锡龙和他和战士们等着起义的信号一一一枪声,他们一连主要对南昌城里的一个警察局进行攻击。
  一连连长叫郑为民26岁,人非常坚定,参加过北伐,是国民革命军的一个连长。此前,郑连长还参加过北伐军攻打长沙,对湖北武昌城、丁泗桥等战斗。
  现在,战士们都等不及了,都更想马上听到起义的枪声。
  一个战士问身边长得身强力壮的、俊逸、勇敢的张排长:“排长,到时间没有?”
  张排长在心里一估摸,觉得要不了很久的。在一旁的起义军连长郑为民把他的脸侧过来,也看了看怀表说:“快要到了。同志们,不要急!”
  然后,战士们在激荡的心绪里等候着,也是兴奋!
  张排长知道:只要听到枪声,就是进攻的时候。他看着身边的郑连长,一边的灯辉下,被照着的那红红坚定苹果形脸,还有在他黑黄黄的视线里,显得稳重的眼睛。
  又一个在身旁的战士问:“连长,还有多久?”
  郑连长把他脸往一旁侧,说:“不要急。要不了多久了。”
  然后他对大家说:“同志们,等一会大家一定要全力进攻,打败反动军队。”
  “是,连长!”
  战士们回答。张排长听到了自己战士的回答,心情又昂奋起来。郑连长感到自己的每一个战士都盼着仗马上打起来。
  就在这时,出现了一声比较响的枪声“啪!”
  郑连长马上知道,由周恩来、贺龙等人领导的南昌起义开始了。他知道,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的第一枪开始了。就一喊:“开始!”
  然后,包括张排长在内的一连战士,向夜色中的南昌城里跑去。十多分钟后,他们接近了警察局。在警察局后面不远,就是一个敌人的指挥部。
  郑连长看见门口有几个看守的警察。就赶紧挥起驳壳枪向门口的几个警察开枪。他打死了一个,然后又开枪,又打死一个。他马上再开枪时,另一个警察马上跑到门旁,立刻开枪还击。
  非常英勇的郑连长跑上去。他边跑边开枪,就要跑近了,他看见自己打死了这个门旁的警察。这时,从门边,飞来一颗子弹打中了郑连长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他嗯了一声,双手紧紧捂住肚皮失去控制倒在地上。
  张锡龙排长十分的震惊!战斗才开始,他震惊的是:多好的连长就受伤了。他跑到自己连长身边蹲下,一看:郑连长肚皮流血不止。就说:“快,给连长包扎!”
  “一排长,快带着同志们马上进攻!”仰倒在地上的,郑连长双手捂住从肚皮里流出来的血非常痛苦的说。
  “好。”
  然后,其他战士跟自己的张排长向警察局跑去。马上,守在门边的敌人发出的子弹打伤了张排长的肩膀,他身子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但是,张排长继续往前,立刻开枪还击,打倒了门边一个警察。
  然后,他身边的战士都对着门边开枪,门边的敌人被打死,倒在门边地上。张排长看到阻挡他们的第一道障碍解决了,就是剩里面的事了。他到门边喊了一声:“跟着我。”
  张排长知道郑连长不能再进行指挥了。他马上带领战士们继续战斗下去。
  他跑进了门边,看到警察所大院里已经又有多个警察向大门跑出来,非常的措手不及!这时,有些警察就慌张开枪了。张排长马上闪到一个房子的侧墙边,战士们也跟着他这样做身子闪过来了,还有些战士和警察面对面开枪起来,马上双方就有人被打倒。
  张排长觉得应该先占领警察当官的房子,这样,他们就会好打些。他带着战士们往惊慌出来应付他们的警察攻上去;他跑在最前面,他也非常机智喊了一声:“江永生!林耀武!扔手榴弹!”
  “是,排长!”
  两个他身边的战士就从腰后皮带上摸出手榴弹,拉燃,向前面的多个警察投去,把他们炸死了。
  然后,张排长对一边的林副排长说:“副排长,你带着一部分人对付那边的警察;我对付这边的。”
  “是,排长!”
  林副排长回答。就带着一部分人往门边里的警察房子跑去。然后,张排长带着人往这面。
  马上往有警察的房门跑去,主要是找指挥官之类的张排长看到有两间房门开着。就马上喊道:“一班长,你去这间!”
  “是,排长。”
  一个敦实、脸瘦些、个小些的一班长就喊了一声,“一班,跟着我。”看来,他执行张排长的命令非常的及时,他用手一招,十五个战士就跟他去了。
  同时,张排长带着八九战士,跑进一间房子。就看到里面,有两个是当官模样的人正要出来。这时,双方都看见了。非常机敏的张排长就开枪,把两人打死,并跑近一看:看来是头。
  然后说:“走,同志们。”张排长觉得警察头被打死了,还有别的警察没有被消灭。就回脸,对战士们说:“同志们,去敌人营房。”
  张排长带着战士们向位于警察局西侧后的房子跑去。这时,刚跑近,就看到一个警察队长对房里面的人喊道:“快出来,去门口。出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是,唐队长。”是房里的警察回答。
  这唐队长在喊时,就回脸看到有人跑进来,可能是因为夜色,看不清是什么人。就想再看。
  张排长先开枪了,把他打倒。就立刻向门边的几个警察开枪,战士们也紧跟上来跟着自己排长开枪,这样打死了里面的十个警察。消灭完这里的警察,然后,张排长喊道:“去另一间房子。”
  “是,排长。”
  然后,他和战士们跑了出来,要进另一间房搜索。
  这时,一个战士跑了过来。“排长,刘班长被打死了!敌人堵住了门口在顽抗。”
  听到了这里,张排长放弃了这间房,他显然认为那里有先解决掉的必要。
  “跟我来!”
  “是,排长。”
  张排长就带着战士们向这面来了。
  这时,门被从里面关上,有些警察利用窗子向外面的起义军开枪。就在这时,张排长觉得这不好,就马上到窗子的侧边,并向里面开枪,他马上听到了一两个警察被打中的叫声。
  他又看一下,这时,窗口没有人在向外打枪。就对一个战士说:“刘成,投手榴弹!”
  “是,排长。”
  然后,几个战士拿出手榴弹拉燃,往窗子里扔进去。一阵爆炸,火光在房里频频闪动,马上就有多声惨叫,后就没有听到里面的声音了,看来,里面的敌人都死了。
  “排长,敌人一定被炸死完了。”
  小刘说,然后,战士们把门砸烂进去,里面的十多个警察被炸死了。
  就这样,在郑连长牺牲后,张排长带领战士们把复杂的警察局攻下了……
  
  二
  南昌起义成功了。后来,中央军委派四川宜宾人张锡龙到苏联学习。后又在莫斯科步兵学校学习。到一九三零年九月回国,在中共南方局军委工作。接近年底的一天,中共南方局的领导来到张锡龙的办公室。
  “老向!”
  “小张。”
  南方局书记老向就在张锡龙的面前坐下,说:“小张,目前中央苏区的情况发展很好。但是,根据地也需要一批像你这样到过苏联有见识的同志去发展红军的事业。我们研究了一下,决定派你到苏区去工作。”
  “要的。我坚决服从党的决定。”
  “你明天到朝天门码头赶船,沿长江而下,到江西南昌和那里的地下党接上关系,由那里的同志把你带到红军苏区。一路要多加小心!”中共南方局书记向有宪同志叮嘱道。
  “嗯。”
  ……
  第二天,张锡龙简单把自己的衣物等收拾一下,提着一个红箱子上了船赶了几天,到了江西南昌,又和那里的地下党接上关系,由南昌地下党的一个老交通员老孙陪着转道去位于山区里的瑞金红军苏区。后在苏区红军学校做训育主任。从国统区来到红军苏区工作,这样,就更接近他向往的行军打仗的生活,他还经常见到周恩来等人。张锡龙现在过着的是没有国统区那样黑暗危险的日子,而是一种愉快、平安的生活,虽然红军根据地的生活非常清苦,没有什么好吃的。
  ……
  “张主任,学员们都集合好了,请你去。”一天,一个身着红军军装的勤务战士走进张锡龙的房里报告。
  “要的(四川话行),我马上去。”张锡龙在一个地坝旁的一间陈旧的房里和这红军战士走出来。
  然后,张锡龙来到了红军学校的地坝上,看到红军学员正在那里。他就走到大家的面前,发言:“同志们,你们要好好学习,学成后好好为红军的革命事业工作。”
  “是,张主任!”面前的红军学员们一起回答。
  “好,现在开始。”
  然后,在他面前的红军学员进行了射击训练。过了40多分钟,他们又集合起来听张锡龙教课。
  “你们,除了有一身好本领,还要学会带领战士们指挥作战。过不好久,你们在这里学成后,回到自己的部队,作为一名红军指挥员,你们要学会观察战场的情况。”
  张锡龙说,然后,他看看站在跟前的一大排红军学员看到他们非常认真地听他讲话。他又说,显得非常严肃而不严厉,也不装腔作势,他习惯性双手背在背后,目光温存而显得非常厚道。
  “我们红军的事业是非常艰难的!中国革命要最终成功,是要靠大家共同努力。我们要以坚定革命的信念,完成党交给我们的光荣事业。”
  “是,张主任。”学员们回答。
  然后,他继续教课……
  然后,张锡龙没有走开,而是呆待在那里和红军学员,在非常精心地教授他们战术方面的知识。
  在这段时期里,张锡龙对同志们非常热诚,主动和学员们谈心,对革命工作非常的尽力!他以提高大家的政治、军事能力为最高理想,倾力传授他从苏联学到的军事训练知识,是大家很敬佩的红军干部。半年后,中央红军进行了扩编,张锡龙担任红军第七军军长。以后,又担任多个红军高级干部的职务。
  一九三三年六月,中央又对红一方面军进行调整,张锡龙担任红三军第四师师长,彭雪枫是政治委员。
  后,他们红军向福建进发。在接下来的多次战斗,获得了胜利。
  
  三
  一九三三年七月九日,张锡龙带着红军部队和彭雪风进攻福建泉上,对这里的国民党军队打了多个仗。这天,张锡龙和红军营长24岁的何建忠呆在一起商量打泉城的战事。
  “师长,我们该怎样进攻呢?”
  张师长沉稳地想了一会,他说:“这事,不能硬来。否则,会跟给我们的战士带来大量的伤亡。”
  何营长也点了点头。
  然后,他想了下,就说;“师长,不要担心,王连长他们已经在昨天挖好战壕,这战壕在城墙下,他们还把炸药放进了棺材里,到时,用在城墙下。”
  “他们一连这个办法好,这样的话,我们就好进攻了。”张师长说。
  “是呀。”
  ……
  他俩和战士们一直都没有睡。都等着第二天黎明前的六点进行的攻击。接近天亮,每一个红军战士都蹲在黑乎乎的平静的战壕里,心情激动,精神兴奋。他们终于等到了天亮前的六点,这时,天还是黑乎乎的,从西边吹来的含有早晨气息的夜风吹到了张师长的脸上。
  这时,张师长和政委彭雪枫来到了前缘阵地。
  红军营长何建忠、红军连长王仁宏立刻站起来,
  向自己两个领导敬了一个军礼。“师长!政委!”
  两人都知道,自己的师长要亲自带着大家攻城。何营长就对战士们说:“同志们,师长和政委来跟我们一起战斗了!”
  “师长!政委!你们就不要冲锋了。”战士们说。
  “我一定要和你们一起打进城去。我本来就是一个军人和士兵。”张师长说。过一会,他看了一下表:整6点。就发出命令:“开始!”
  马上,就在红军师长张锡龙发出命令后,在他身边的一个战士吹起了冲锋号,激越而嘹亮的号声响起,就听红军营长何建忠喊了一声:“同志们,打!”
  在黑乎乎的城墙下,张师长看到在黑隐隐的靠近战壕的战士们,立刻抬着一口放有炸药包的棺材向厚厚的城墙递近。过了一会,听到红军连长王仁宏喊了一声:“拉线!”
  过了一会,大家都退后一边。一声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响了,顿时,坚固的城墙被炸开了一道大缺口,烟红红的。
  张师长一喊:“冲!”
  然后,红军马上就发出振奋的呐喊声,从这里攻进城去,向着腐朽的旧世界攻击。
  虽然,张锡龙是红军师长,但是,他才26岁,他不是那种只待在固定的位置上专注指挥的人。他非常精明地指挥着,和红军连长王仁宏、排长一起带领着红军战士们战斗。此刻,他身边跟着24岁的何营长,在之前和战士们一起,准备进攻;炸开城墙后,就和战士们攻进城里。
  何营长右手握着驳壳枪,见敌人就打,就开枪。这时,他看见前面23岁的红军连长王仁宏,一个非常魁梧的身子,憨厚的个性、机敏的眼睛的人跑在最前面。六七分钟间,王连长领着战士们把在一个路边的工事敌人打散了。一个敌人被王连长打死,面前的敌人跑了,他马上集中战士去追,就被几个敌人看见他跑在最前面;几个敌人就回身开枪了;几颗子弹打中了王连长的肚子;他身子踉跄了几下,双手捂住流血的肚皮,仰倒到地上。


  1949年4月,湖北一镇上。
  “妈妈,我想参加解放军。”湖北青年十九岁的丁洪彦对自己的妈妈说。因为,在三天前,有解放军部队把占据在湖北北部一个小镇上的国民党残军打败了,消灭了他们。19岁的丁洪彦一直在家里。他正直,一脸的温纯、快乐的面容。他总想在自己二十多岁时,干一番伟大事业,一直想当解放军。他听说解放军打败了国民党残兵,就更想了。就跟自己妈妈说。1949年4月,中国临近解放。一个崭新的中国将跟人们带来更幸福的生活!这让此时就想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的丁洪彦确定自己当解放军是更好的人生选择。听到自己唯一儿子想参加解放军的话,妈妈非常迷茫!然后看到自己光润而性急儿子的方脸,丁妈妈犹豫了!参加解放军是好事。可是,解放军经常打仗,还要流血牺牲,这些跟她留下不安和顾虑,更是隐忧。丁妈妈不想离开自己儿子,因为,她的丈夫死了多年,是她含辛茹苦把儿子养大。她不回答,从自己儿子身边回身到灶房里去。
  “妈妈,你怎么不说话?”看到妈妈一下进灶房里,急等着妈妈意见的丁洪彦催着问,
  就马上进灶房。到了灶房,看见妈妈做事:拿起放在案板上的油菜理菜,但是妈妈心里是非常烦躁担忧的!
  妈妈听到身后自己儿子走近的脚步声。就转过身对一脸渴望妈妈答应他参军的心爱的儿子说:“这一件事以后再说。”
  “不。听说今天就招兵,后天就走了。”丁洪彦着急了。
  “那也等一下。”妈妈还是说,心绪很乱。丁洪彦就走出灶房,一个人到自己的房里,靠在发旧的床栏上,心里想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参加解放军。可是,今天是报名时间,明天就过了。想到这里丁洪彦就更着急,他想还是要征得自己妈妈同意。就一下下铺,走出自己的房,到灶间。看见妈妈在心神不宁地继续做饭。就走到妈妈的身边,问:“妈妈?”
  做妈的心情是复杂的:儿子走了,她担忧。而留在身边,又怕耽误他的前途。听到儿子的话,妈妈就停止在灶头上理莴苣,抬起脸,看着在自己跟前唯一的儿子,欲言又止。
  “妈妈,我真的要参军!”
  “儿,你真的要参军吗?”妈妈显得那样怜爱而目光孤零问。
  “嗯。妈,你让我去当兵嘛,我几年后,在部队上有出息了,我接你去部队。”
  “那当然好。”
  丁洪彦想向自己妈妈央求。一会,看到自己的儿子渴望参加解放军,尽管舍不得,他妈妈只好同意自己儿子去,就点点头。……
  下午,湖北青年19岁的丁洪彦和镇上的一些有19、20多岁的青年参加了解放军。他们到了解放军二野十八军52师156团一营二连,他见到了一营二连连长王勇江,一排长郑浩成,一班长杨世林,一班老战士丁有成、聂福贵、彭志东、副班长钱有国等。他们分别都是河南、河北、山东、山西的农村人,基本上是28、9近30岁的老革命军人了。丁洪彦成了二连的通信员,和自己看起来非常英俊、仁厚、身体非常壮实的王勇江连长的身边做事。有32岁的王连长,是河北来源农村人,他16岁参加红军,没多久,就开始了长征,后来参叫了抗日战争,并变得非常的机敏、英勇,成为了八路军一排长。在解放战争开始后,是解放军连长。他非常仁厚,性情温和,常帮助自己战士。27岁的,参加过抗日战争的一排长郑浩成,是一个话多的人,爱和自己战士打堆,非常的随便,爱下棋,一有空,在地上、石板上划上一个田,放上一些石子和战士们下,他最得行。老战士丁有成,多出老的,说18岁就参加了八路军,大老粗,就知道有仗打,就浑身有力量。无仗打,就一个人发闷,一上午不说话,抽闷烟。丁洪彦感到解放军里的战士、班长相处的非常愉快!晚上了,他和王连长睡在一起,王连长和他聊谈,没有把他当一个外人。第二天,也没有喊他们这些新战士进行训练。到了下午,王连长接了一个电话,对身边的丁洪彦说:“丁洪彦,你马上通知四个排长,我们明天就离开这里了,让昨天才参军的新战士回家更他们亲人告个别,晚上20点,必须回部队。”
  “是连长。”
  “还有,你通知完了,就回家,跟你的妈妈也告别。”
  “是连长。”
  丁洪彦看到自己王连长在对自己说这一句时,目光非常温存,好像连长在对自己一个战士要这样说,尽管,他是才来一天多点,就感受到王连长亲近,没有架子。他还注意到王连长如叶形的眼睛,非常的明亮。还有略长脸总是显得忠厚而英俊,身着浅黄色军衣,腰间紧紧地扎一根酱色宽皮带,使他更加的英武照人!
  “快去。”王连长说,用他带泥巴色大手拍了一下小丁肩膀,小丁一下感到自己连长随和得来把他当做是一个老乡和同事似的。
  然后,丁洪彦就转身,快步到那边过去的房子去了。他来到了一排长郑浩成的排里。看到郑排长和一班长杨世林在一起。就走了进去。
  郑排长模样俊逸,略团脸,有一种农村青壮年淳朴的气质,样子忠厚。一班长杨世林,看上多老的,有27岁;下巴有些尖,嘴唇有点厚,眼光机灵。据说,他爱笑爱笑,还会学狗叫。
  郑排长看见丁洪彦较快地走进来。就问:
  “小丁,连长有指示吗?”
  “有。”
  “快说!”
  “连长说,明天我们就离开这里了。让昨天参军的新战士回家跟家人告别,晚上20点回部队。”
  “好,我明白。”
  然后,郑排长、一班长杨世林和小丁就出排办公室,他俩去排里;后丁洪彦把连长的话都通知了三个排长,就身着解放军的黄色军装回家了。
  自从儿子走了后,丁洪彦的妈妈觉得只有多年后,才见到自己的儿子。她希望儿子平安无事。自丁洪彦的爸爸在他十岁时,由于长年做繁重的苦力,得了重病死了。妈妈就去跟人做衣服,困难地把儿子养大。现在,要到天黑了,没有想到儿子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当妈妈的就非常的迷惑!
  “儿呀,你怎么回来了。你们部队不是走了吗?”
  “妈妈,我们部队明天走。我们连长喊我们回家,来跟家人告别。”
  “这太好了。”
  “只是,我今天晚上20点就得回部队。”
  “好,儿子。我去杨大妈那里,拿点肉回来。”丁洪彦的妈妈说。丁洪彦知道,这时是下午16点了,菜市已经散场了。然后,他妈妈就出去,到杨大妈那里,要一块腊肉就回来。又把家里的鸡蛋、菜合在一起跟自己唯一儿子做了最后一次好吃的晚饭。天要黑了,饭做好了,母子就吃饭。妈妈不时跟自己的即将离开的儿子夹肉和菜,她知道自己儿子这一走,就不知道什么年月才回来了,心里就希望儿子多吃一些。
  “妈妈,你吃肉。”丁洪彦心里一热说,他看见自己妈妈不吃,尽跟他夹菜。就说。
  “儿子,你多吃点。以后,就不容易吃到了。”
  “妈你吃。”丁洪彦说,就情不自禁地跟自己妈妈夹菜。
  “儿,你吃。”
  “妈你吃。”丁洪彦说,非要夹一块腊肉给自己妈妈的粗碗里。自从他爸爸在他十岁时,做苦工累出病,无钱医治而死了。就是他妈妈带着他一起生活,受尽了人间苦难。
  看到自己儿子为妈夹菜,妈妈也宽慰。
  他们继续吃着……
  
  二
  “一排长,走。我们去大门边等新战士回来。”王连长说。接近晚上20点了,惦记着自己新战士回部队的王勇江连长到一排营房把一排长郑浩成喊出来,对他说。
  郑排长觉得不必这样。说:“连长,他们到时会自己回来的。”
  “他们是新兵,一些事是不知道的。我们做连长、排长的要主动些。我们去大门口等他们。”王连长坚持说。
  郑排长知道自己连长是心里牵挂着这些新战士的。只要是分在他连里的战士,他对他们亲近温存。就说。“走吧,连长。”
  然后,两人就到大门口,在有两个身着黄色军衣,头戴有五角星的军帽,腰间紧系着酱色宽皮带,肩挎步枪站在门边的威武严肃的战士身边站住。
  两解放军指挥官就站在门口。在大门外是一段街道。这时,在街两边是居民的住家,从他们的房门窗里,有一些零星的煤油灯光照在黑黑的大街上。时而还能听到有大人在喊自己孩子的声音和有小孩在街口玩耍的欢快身影。两人就在那里等了二十分钟,从本镇来当兵的新兵,陆续回到了他俩身后的排班营房里。就没有看见丁洪彦回来。王连长就心急了。
  “一排长,怎么没有看见小丁回来?”
  “连长,你放心。他会回来的。”
  “应该是。”
  “虽说,他当兵才一天,我觉得他人不错!”郑排长说。
  “嗯。我们两个一定要等到小丁回来。”王连长说,他不能缺少一个自己战士。
  然后,两人又等。五六分钟后,看见丁洪彦回来了。
  一排长说:“小丁,你怎么才回来?我们王连长多为你着急!”
  王连长说:“小丁,走。回连部。”
  小丁听了,多感动的!然后,他和连长、一排长就回连部去了。
  回到连部,他们就开始了明天离开这个小镇的准备。第二天,大家吃了早饭,就向湖北宜昌进发,他们的任务是,进入西南,准备解放四川等。在这以后,他们用了五六个月,沿途打仗,同样,丁洪彦和一些新战士已经有了战斗的经历。而他非常遗憾:自己是专门跟连长传送信息的人,没能和自己一起的战士上第一线。到了西南,他们十八军向贵州前进,十多天内,解放了贵阳。后根据解放军二野军首长的命令,从贵州六盘水出贵州向四川宜宾前进。
  几天后到四川。有一天傍晚,他们接近一座桥。奉王连长命令的一班长杨世林带着老战士丁有成和通讯员丁洪彦去看看,然后,王连长和战士们就等在原地。
  解放军老班长杨世林和两个战士就去侦察。发现桥上有两敌人把守。在对面桥边有两间旧房子,他估计是敌人的营房。为了进一步获得敌人的实力和更多情况。一班长杨世林对丁洪彦说:“小丁,你马上回去,把这里的情况跟连长说。”
  “是班长。”
  丁洪彦又问:
  “那你们不回去吗?”
  “我和老丁在这里继续观察敌人。”
  “班长,那我就去了。”
  然后,丁洪彦就回身走了。
  返回的丁洪彦跑到了在等候的王连长、一排长郑浩成的身边。告诉了他俩桥上的情况。丁洪彦不知道之后,自己连长、排长会怎样进行这事。就看着他俩。王连长看了一下左手腕上的表说:“老郑,我决定马上进攻桥。”
  “为什么?”
  “当前,我们必须要按照团长的指示达到宜宾。”
  “可我们对桥上和敌人的情况还不清楚,这样,会让战士伤亡的更多。”
  “不管这些了。我们必须在天晚拿下这座桥。”王连长还是坚决说。他明白一排长的谨慎。
  既然连长已经决定了。一排长郑浩成就坚决服从。丁洪彦看到自己连长在战术上的坚决果断。这是他参加解放军以来,经历的四次战斗,他都是跟着自己连长屁股后面跑,为连长传递作战命令而连长留跟他的印象。今天看到的是另一种不同的战斗。而听到连长这种明快的话,他知道又一场仗就要开始了。
  “同志们,”王连长对身后站着等候命令的战士们喊道,“我们必须完成团长交给我们的任务。现在,我们的前面有敌人。但是,我们只要拿下这一座桥,才能达到宜宾。同志们,跟我上!”
  “是连长。”战士们一齐回答。
  之后,王连长带着大家向前边的桥快步而去。看来,对桥的攻击进行了。
  
  三
  在十多分钟内,王连长带着一排长郑浩成和一排向桥上进攻了。而二、三、四排作为预备,等前面的排遭到了大的损失,才依次顶替而上。而丁洪彦始终跑在了自己连长身边,他需要根据连长的指示,向等候在大桥后的二至四排传达。
  这时,王连长呆在大桥过来,主要指挥一排长郑浩成、一班长杨世林和三个班的战士向桥面上敌人进攻。
  和自己连长在桥头的丁洪彦看到:一排长郑浩成和一班长杨世林根据连长的命令,在边射边极力靠近呆在对面桥尾边(可能是守桥)的五六敌人。在听到枪声后,就有二十多个敌人从位于桥过来的两间旧棚里跑出来。这样,跟解放军打桥增加了难度。
  丁洪彦看到一班长那挺拔、壮实如牛的身子,在他身旁的十多个战士,已经离开了他和连长十多米了。十三个解放军依然在发旧的桥栏旁在意图递进。他看到了前面的桥栏旁,在或慢或快地跑动着的战士们的身背,他们是那样的果敢而在捕捉机会。他们还在往前。杨班长和一排长时而起身时而逗留要和战士们说什么,应该是告诫战士们注意什么。无疑在前面,被打死的危险总是如鬼门关悬在他们的头上,而积极地靠近敌人是机会也是致命的危险。
  这时,在每一个解放军战士积极跑近敌人和来自敌人的射击的情景下,情势更加的紧张危险!令人喘不过气来!
  几颗子弹打中了杨班长身边的是一个壮实胸部的中等身材的23岁战士,他闷哼了一声,就在杨班长身边倒下。一个在杨班长身后的战士马上跨出一步接住倒下的战友,被一颗子弹打伤脚;他坐倒在地。杨班长马上往后看一下,是战士杨光荣。就喊了一声:“周泽兵。”“班长?”在杨班长身后的一个矮壮23岁战士看着班长问。


  1950年10月,美国侵略了朝鲜,抗美援朝开始了。在解放军某部的营房里,24岁的解放军战士刘凤勇和战士们正在热烈地聊着参战之事。
  “我们的国家刚刚建立,刚打过十年的仗了,本想可以平安地过日子了,没有想到美国侵略了朝鲜!”战士杨军说。
  “这有什么,我们可以继续打仗啊!”他身边的一个战士说。
  “可是那行吗?”
  “怎么不行,我们国家不是要抗美援朝吗?我们到团长哪里去,要求上朝鲜打美国鬼子!”刘凤勇说。
  “对,这个主意好!”大家都说。
  “我们一起马上去团部,跟团长要求去朝鲜,打击美帝国侵略者。”
  “好,我们一起去!”刘凤勇喊道。大家就马上到了团部找到傅团长。
  “团长!”
  在坐着的傅团长看到他们几个一脸绯红的走进来,很急切的样子,就问道:“刘凤勇,你们几个来做什么?”
  “团长,我们要求参加志愿军到朝鲜打美帝国鬼子!”刘凤勇坚决地回答。
  “这很好呀!”
  “团长,你批准了?”刘凤勇问道。
  “过不久,我们团就要编为志愿军的序列了。”傅团长告诉大家。
  “太好啦!”大家高兴地喊道,他们有机会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到朝鲜去打击美帝国侵略者了。
  四天后,成为志愿军副排长的刘凤勇和战士们带着保卫中朝人民的热切心愿,上了开往东北的火车,从那里跨过鸭绿江,就到了处于战火中的朝鲜了。
  到朝鲜不久,刘凤勇和他的战士们就参加了一次战斗,打了胜仗。自上次打了一次仗后,已经过去半个月了,排里的每一名战士都在焦急等着下一个作战命令。
  这时,刘凤勇走到战士们的身边,看到了战士们一个个脸上都充满了渴望作战的神情。
  “副排长,我们到朝鲜都二十多天了,就打了一次仗,现在都半个月过去了,上面怎么还不喊我们打仗?”战士小胡对走到自己跟前问道。
  刘凤勇也想马上打仗呀,谁不想多打死几个美帝国鬼子呢?可是上面还没有指示,就必须等。
  战士26岁的曾德富仿佛没有了耐心,霍地一下站起来,对比他高一个小半头的刘凤勇问道:;“是呀,副排长,我们好久才能打仗呀?”
  刘凤勇说:“不要心急,要不了几天,会有消息的!”
  “唉,几天也急死人呀!”小胡嘟着他红红的嘴,颇为扫兴地咕噜道。
  刘凤勇用手拍了拍小胡的肩膀,脸上非常平静。小胡看到刘凤勇平静的神情,他也心情平和些了。
  刘凤勇扫视了战士们一圈,回到了树林中临时搭建的帐篷里。此刻,他心里也不平静,他和战士们到朝鲜来就是来打美国鬼子的,现在却有劲使不上,憋得难受而无奈!
  他一个人呆在帐篷里,默然无语。
  第二天到了天黑,连部一个通讯员匆匆地来了。
  “刘副排长,连长命令你们一排、三排在今晚深夜对加东山上的美军进行袭击!”
  在一边的敏感的战士们看见通讯员来了,就知道有打仗的任务了,他们非常热切地围拢了过来。
  刘凤勇非常高兴地对战士们宣布:“同志们,连长命令我们一排、三排今晚凌晨对加东山上的美军进行突袭!”
  “太好啦!”战士们振奋地喊了起来。
  “副排长,我们几时出发?”有个健壮圆脸的战士心切地问道。
  刘刘凤勇想了下,从这里到加东山有两小时路程,在晚上21点多点出发,是非常合适的,就说:“我决定在今晚21点多钟出发!”
  战士们听罢都非常振奋,急切地等候着夜晚早点到来……
  到了晚上21点多钟,志愿军三排长肖振河和一排副排长刘凤勇,带着两排的战士们在漆黑的山区悄悄前进着。两小时不到,就要接近美军高地了。
  刘凤勇对三排长肖振河说:“我们分开行动吧。”
  “行!”在夜色里,人长得健壮的排长肖振河带着三排向914高地去了。
  刘凤勇带着战士们向1050高地潜行。
  此时,在黑乎乎的看不见的夜色里,刘凤勇手握着驳壳枪,非常沉着地和战士们悄悄地接近美军高地。
  他听到身后的战士们轻微的气息声,他知道随着美军的阵地越近,离战斗打响就不远了。他知道老战士没有什么,新战士会紧张的。又爬了很一会儿,他隐隐约约地看到在前面有一道铁丝网。他马上意识到:美军就在上面!他觉得这时是深夜了,高地上的美军一定睡了,是行动的时候了,而行动的第一步就是剪断眼前的铁丝网。
  “一班长!”他尽量压低声音道。
  “副排长!”
  趴在他身边的赵班长向他爬近了一些。
  “你带上一个人去剪铁丝网。”
  “是,副排长!”
  收到命令的一班长回脸对一个身后的战士用很低的声音说:“李富来,你跟我去。”
  “是,班长!”
  接着,他俩就向铁丝网慢慢地爬去……
  
  二
  班长赵会挺和战士李富来几分钟后就爬到了铁丝网跟前,在黑黝黝的夜色下,从这里往里面看什么都看不见。此时,有一股清悠悠的夜风吹到了赵班长脸上,他看了看铁丝网里黑糊糊的美军工事,静悄悄的,他知道,美军官兵除了站岗的,其他的肯定都睡了,他想道:只要不弄出声响,是可以行动的,就对趴在身旁的战士小李低声说:“开始!”
  小李拿起了大铁钳,几下就把自己头顶上的令人生畏的铁丝网剪断了,露出了一个大空缺。
  “班长,可以了。”小李对身旁些的班长极力压低声音说道。
  “好,不错!”接着又说:“跟我进!”
  说完,赵班长先爬进了铁丝网,小李也跟着班长爬了进去。
  进到铁丝网里面,赵班长知道,斜坡上面就是美军的工事,在弄清了这一情况后,他用右手放在嘴上吹出了一声蟋蟀的声响。在铁丝网外面的刘副排长听到了赵班长的信号哨声,明白他们已经剪掉了铁丝网,进到了里面,就对身后的一排战士压低声音命令道:“同志们,上!”
  说完就往前爬去,战士们也紧跟着爬去。
  这时,赵班长和小李向前走动时脚碰到了石块发出了声响,敏锐的赵班长听到了,看到一个美国士兵身影走来,他忙对身后的小李极力压低声音说:“有敌人!”
  小李慌了,问道:“怎么办?”
  这个美军走得非常快,看到要近了,他马上伸出左胳臂把小李压在了他腋下。
  这时,他感到美军的脚步声确确实实离他俩更近了,仿佛下一步就踏在他俩的背上。在小李极度紧张时,美军的脚步转向了,他觉得是往东边下去了。
  十分紧张而无法控制自己的小李不小心碰动了身旁的石块,被已经走开两步的美军听到了,喊了一句:“whoisthere?(英语:谁在那里?)”
  赵班长马上按紧了小李,绝不敢出声。小李从自己班长的动作中感到十分危险,就想极力控制自己紧张的心情,但是身子越发抖得厉害了!
  赵班长两只眼睛紧紧瞪着匆匆走近的美军,“糟了,美军听到了,正走来。必须打掉他,不能让他影响我军的行动!”他马上把右手伸向吊在他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匕首拔了出来,因为美军即刻要近身了,已经不容他有丝毫的迟疑了。只有两步距离的美军即刻就到了他俩跟前,赵会挺突然起身,走近的美军看到一个黑影从身下跳起来,他吓得惊楞了,这是他根本没有想到的。
  赵会挺看到跟前美军惊呆地站着,迅疾下手,把匕首狠刺进了他的胸膛,这美军马上发出了闷哼声,如一个软骨动物被赵班长按倒在地,挣扎了几下,就两腿一伸死了。
  看到班长的旋即利索的举动,小李感到自己的脑袋是晕空的。
  这时,爬进铁丝网内的刘副排长听到了赵班长袭击美军的声响,他马上停止了爬行,后面的战士也心领神会。
  两分钟后,刘排长没有听到动静了,知道赵会挺解决了敌人,接着听到了赵班长发出的口哨声,就带着战士们迅速到了他的跟前。
  “一班长。”刘副排长极力压低声音说。
  “副排长,我已经解决掉这个鬼子!”
  “很好!”
  刘副排长觉得到了对美军突袭的时机了,就对身边的战士们说:“同志们,开始!”
  于是,战士们拿出了手榴弹纷纷往美军的工事扔去,一阵阵爆炸声,震耳如聋;一道道的火光,耀眼夺目!有不少美军被炸得惨叫不止、血肉横飞,更多的在睡梦里就被炸死了。马上,他带着战士们冲上了高地打死了残余的美军,本次偷袭在不损一兵一卒的前提下获得了大捷!
  
  三
  刘凤勇和他的战士们在这次战斗后,还参加了多次战斗,被任命为一排长。
  这天晚上,他和副排长谈完了排里的工作,已经22点了。
  “副排长,天晚了,你早点睡吧。”
  “排长,你要干什么?”
  “我到战士们那里去看看。”
  刘排长到了一排战士们那里,他看到这边有几个战士背靠着树睡了,那边有几个战士在聊着,他知道那是三班几名战士,就走过去对他们说:“你们小声点,那边的战士在睡觉。要聊,到树林那边去。”
  战士方孝杰明白了排长的意思,就对几个战士说:“走,到那边去。”
  1952年10月6日下午,刘凤勇在军首长规定的时间内带着六连一排等在山下,这里是朝鲜金城栗洞山611高地,一场战斗即将开始!
  下午16点多钟,他和一排战士们已经等待在山下,他们要等到看到志愿军炮火向美军高地炮击差不多了,才做出攻击行动。
  十分钟后,我军的炮击开始了,多枚炮弹呼啸着不断落到敌人的高地上,顿时,震天动地,火光闪闪。
  “太好了!太好了!”在刘排长身边蹲下的战士们满脸欣喜兴奋地喊道。
  在他旁边的三班副班长李德宏说:“排长,看来,我们马上要进攻了!”
  “是呀,就要快了!”
  大约在七八分钟后,炮弹渐渐停歇了,山上火焰汹汹。
  “同志们,冲啊!”刘排长用他那宏亮的声音大声喊道,同时把斜插在他皮带里的驳壳枪拔了出来,他带着战士们朝美军的高地风一样跑去……
  由于没有美军抵抗,4分钟不到,高地就被占领了。
  占领高地后,刘排长让战士们准备防守,因为美军肯定会发起攻击的。到傍晚了,美军果然对高地上的志愿军进行反攻了。
  阵地前有近两百多个美军涌来,战斗在几分钟间便打响了。
  战斗激烈地进行了二十多分钟。
  “排长,老孙的肚皮受伤了!”一名在刘排长身边的战士对自己排长大声喊道。他听到战士的话后,马上把脸转向这时,看见孙范堂已经仰倒在地上,肚皮上有血一股股冒出来,迅速跑了过来,把手里的驳壳枪插进他皮带里,弯下腰抱起孙范堂的机枪,猛地站起身,用机枪朝阵地下进攻的美军猛射。
  顿时,离阵地十米距离的成群的如蛆的美军被打得血肉飞溅,滚落山下。
  这时,刘排长看到一名卫生员跑了过来,就紧急喊道:“卫生员!卫生员!快给老孙包扎伤口!”同时命令一个战士:“何云川,你接着打!”
  一个在他身边的长得身强力壮的战士何云川答道:“是,排长!”
  何云川伸出双手接住排长递过来的机枪,马上架在阵地上向下面的美军猛射。刘排长回身到老孙的身旁蹲下,问正在给老孙处理血红伤口的卫生员。“卫生员,老孙怎么样?”
  “排长,伤势有些重。”
  “他能活吗?”
  “能!”
  听到了卫生员的话,刘排长心里踏实了,就叮嘱卫生员说:“好好照顾老孙!”
  “排长,我知道!”
  然后,他马上起身投入了战斗中。
  战士们看到自己排长这样不怕死不要命,就更加勇猛了。一个小时不到,剩下的美军就被打退了。
  在敌人被打退后,刘排长马上问询战士们的情况,得知伤亡很小,就放心了,他把驳壳枪插进宽皮带里,一屁股坐在了阵地上,吐了口长气,他想道:今天的战斗结束了,明天还有更硬的战斗。这次,美军被我们打死了不少,明天敌人一定会更凶!
  这时,三班李副班长走过来说:“排长,这天黑了,美国鬼子不会进攻了吧?”
  “敌人不擅打夜战,他们要进攻只有在明天了。”
  过了十多分钟,突然响起了炮弹的呼啸声。
  刘排长听到了炮声,赶紧喊道:“敌人炮击开始了!快,同志们,躲起来!快躲起来!”
  喊完,他立刻猛地把坐在身旁的李副班长推了一下。刹那间,一发炮弹在他身边爆炸了,巨大的气浪把他掀到了战壕里……
  被排长推到战壕里的李副班长,借助一边在烧着的树桩的火光,看到排长的肠子都流出来了……
  
  四
  “排长,你负伤了?”
  李副班长紧急喊来卫生员,卫生员解开了排长的军衣和皮带,把刘排长的流出的肠子紧急地塞进了他的肚皮里,包好了伤口,再为他扣好了军衣,系紧了皮带。
  然后,李副班长对躺在战壕里的一脸痛苦的排长说:“排长,你受了重伤,你下去医治吧!”
  处于非常痛苦中的刘排长坚决地说:“不,我不下去!”
  “排长,你受得伤太重了,下去吧,我背你!”
  说完,李副班长就伸出双手要把排长背在自己的背上下高地。
  痛得脸皱起一会发白一会发红的刘排长用手推开了他的手,声音发颤地说:“别管我,敌人马上就要进攻了,快让战士们做好准备……”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发布于散文精选,转载请注明出处:八路军中尉刘凤勇,红军旅长张锡龙

关键词:

上一篇:滨州消息网,贰个不熟悉电话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