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 48章 皇女 寒子夜

作者: 散文精选  发布:2019-10-04

047弦月随行 “王爷,有线索了。”晌午,战云稳健的走进了邪王府,在后院凉亭之中找到了琴无邪和陌弦月。 陌弦月在抚琴,辰辰趴在一边听着,偶尔被绝情喂两颗糖。 琴无邪也在书味着,不过却越听越是皱眉。 严律虚心学习着,只是怎么听心里怎么堵得慌。 当战云走来之后,也缓缓地皱起了眉头,之前他进院子的时候已经听到了陌弦月的琴音,只是听着听着就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甚至血液开始有些膨胀的感觉。 “够了。”琴无邪睁开凌厉的眸子对陌弦月说道。 陌弦月微微一笑,琴音一转,变得跟普通的曲子差不多了。 严律、上官玄这才松了一口气,战云也缓缓地平息了身体之中的那一股狂热气息。 走上前,战云问:“陌姑娘,您这是什么曲,为何……” “是不是觉得自己热血沸腾了,很想杀人?”陌弦月淡笑着问道。 战云蒙了一下,点了点头。的确,是有那种冲动。 “这首曲子能够将人体内本身的狂躁给引发出来,让人变得暴躁而残忍。”陌弦月道。 闻言除琴无邪之外其他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敢情她是要他们都变成疯子啊? 绝情伸手在辰辰耳边点了一下,辰辰这才起身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小姐,这种曲子是……?”绝情松开了紧握着剑的手问道,刚刚只要陌弦月的琴音再深入一点,恐怕他就真的会控制不了自己了。 陌弦月看了他一眼,又扫了一眼严律和上官玄,最后看了眼琴无邪。 幽幽的道:“这种曲子考验的是你们的意志力,琴无邪的意志力不错,但是刚刚若我再深入一些,你们还能够抑制住自己吗?” 绝情愣了一下,摇头,严律和上官玄对望一眼,尴尬摇头。 战云来的算是比较晚,听到的也比较少,所以还不是十分清楚那种快要到临界点的感觉。 “我只是在研究而已,你们几个人的意志力已经算中等以上了,不过,要学会控制情绪,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全学会的。”陌弦月道。 “姐姐,为什么不让我听?”辰辰仰着头问道。 “辰辰还小,听多了会对你的心理产生影响,也会让你变得暴力,懂不懂?”陌弦月笑。 其实这种曲子很难弄,以前有些变态的杀手会用这种方式来达到控制人的地步,让人精神受损,变得暴躁。 现在她在研究这种音乐,本意并不是为了去害人,而是在风尘的身上搜到了这种曲谱。她给风尘催眠过,这曲子并不是她的,也就是说有真正危险的人存在。 这个时代就能够创造出如此的曲子,不得不说,那人很厉害。 用严律他们来做实验,不过是为了试验一下这曲子究竟高明到何种程度。 事实证明,的确很不错。 琴无邪眯起眼睛看了陌弦月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战云,有什么线索?”一转头,琴无邪就已经回归到正题上来了。 “那些冒充凤凰楼的人,有线索了。”战云说着也递上了一块羊皮卷。 琴无邪接过来看,陌弦月手中的琴音也停下,与他一同看。 “恶人谷,什么来头?”陌弦月看到羊皮卷上记录的方小说西,问。 “是恶人谷就不奇怪了。”绝情忽然开口,陌弦月看向他,他解释道:“恶人谷是天下第一恶人的居所,五国通行,但是没有人真正见过。专为江湖朝廷中人培养死士,只是……此人性格怪异,要请到他恐怕并非易事。” “还有一件事情,”沉默了一会儿的上官玄忽然也开了口,“恶人谷公孙渊精通奇门遁甲卜卦测字,传言三年前方小说铄国一座岛上之人互相残杀致死,皆因听到了诡异的声音。” “诡异的声音……莫非就是……”严律看向了陌弦月随意扔在一旁的红色绸缎。 风尘倒也谨慎,这记录了曲谱的地方,正是她最贴身的衣物——小肚兜。 “不无可能。”陌弦月点了点头道,“这么说,这件事情,跟那个天下第一恶人有关了是吗?” “还有,”战云在一旁继续说话,“属下就是从那批死士身上查找线索,跟大丰小丰他们追查的风尘来历有想通之处,风尘……也是一名死士。也是通过她,我们才找到了公孙渊。” 众人沉默,确切的说,已经查到了公孙渊的身上,这倒是一条很明白的线索。 良久,琴无邪才晃悠悠的开了口:“公孙渊都出山了,看来他也是下血本了。” 这个“他”自然就能够联想到那个一直针锋相对的人——琴慕锦。 陌弦月则是扬眉,撇开琴无邪和琴慕锦两人之间不说,风尘倒也有了用处,居然那么巧的和掳走百草的死士有关联,究竟是巧合,还是刻意的将两者联系在一起呢? “王爷,南王将风尘送来,并且还有如此危险的攻击,我们是不是可以……”严律看着桌上的肚兜,缓缓的问道。 “你能看懂这是什么吗?”陌弦月拿起那块不料问,“不懂的人在随意弹奏的情况下只会让自己被催眠。你真当这方小说西对他人来说就是危险?” 严律顿时哑口无言,他是看出了其中的诡异,但是具体还真说不上来。 上官玄拍了拍严律的肩膀,挑眉,那笑容就像是说“兄弟,你也有这天啊”! “姐姐,那这个怪音就不能够破解吗?”辰辰恍忽忽问。 陌弦月笑着捏了捏辰辰肉嘟嘟的脸颊,道:“有姐姐在呢,没什么大不了。” 上官玄也悲叹了一声,但是心中也有些没底,这陌姑娘…… 琴音再次从凉亭之中飘荡而出,不再是之前那种有些诡异但好听的声音了,这次完全是另外一种清新的风格——治疗心理问题时能用到的音乐。 不久,大丰小丰就回来了。 “王爷,宫里来旨了。”丰城璧沉着一张脸道。 “又玩什么花招?”琴无邪眼中闪过不屑和冷厉。 “三日之后就是一年一度的美人节,王爷,您忘记了吗?”丰城绿微微蹙眉问。 “美人节?”陌弦月和辰辰都是一脸好奇,这个名字够特别啊! “美人节是我们南诏国一个特殊的节日,女子打扮的美丽,男子也着正装,于街头看灯花,有意者可……” “变相的相亲,是不是?”陌弦月总结。 丰城璧尴尬点头,又转向琴无邪道:“王爷,四国公主皇子三日后也会参加宫里的美人节,皇上吩咐,您必须入宫。还有……陌姑娘随行!” 048北齐皇室 说到这美人节,也就是陌弦月缩概括的——变相的相亲。 在南诏国、云穹国、方小说铄国、北齐国以及西千国这五国之中,并不乏这种类似于相亲的节日,看对了眼,合个生辰八字,就娶回家做老婆或者嫁人做媳妇了。 要说这南诏国的美人节,在五国之中可是最有名气的。 南诏国是标准的海域国家,所谓水土养人,无论是姑娘还是公子的,生的相貌都不丑,所以南诏国在另一方面也被称作是美人国。 陌弦月也见识过了,在大街上走一圈,除老头老太之外,还真不容易见到长的不能入眼的人。 美人国的美人节,自古也就吸引了来自其他四国之人,大多是王孙贵族,都会想娶一个如花似玉的娘子,或是嫁一个俊美无俦的相公。并且那些姑娘公子的后代,也都长的美美的。 这一来二去,南诏国的美人节也就天下闻名了。 南诏国与云穹国、方小说铄国的关系已经算是微妙了,但是这次也都有皇宫贵族前来,包括那远在千万里之外的北齐国,天南地北也赶了来,可见这节日有多大的吸引力了! 陌弦月听完之后还啧啧称奇,这节日倒是有趣。 至于皇宫里来的命令,琴无邪本不放在眼里,不过这次说要去的却是陌弦月。 一是琴慕锦肯定会去,而且她有预感,那个人也会去;二是云穹国,云穹国的皇室,也算是她这副身体的故人不是吗? 单就后面一个原因,她也有必要去看一看,见识见识所谓的云穹国的皇子皇女。 严律几人则是有些犯难,他们王爷是抱定了没兴趣的样子,可是这位陌姑娘呢,显然就是必须去,这不久矛盾了起来吗? 结果令他们无奈的是,陌弦月一说要去,琴无邪也就同意了。 天上那叫下红雨了,严律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家王爷对人那么言听计从呢! 美人节的前一日,陌弦月带着辰辰上街,上官玄作陪,绝情去调查一些事情了。 小白倒是没有跟在身边,怕把人给吓到了。 兜兜转转,给辰辰买了一些糖果,几人准备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陌姑娘,茗烟楼的茶是皇城最上等的茶,口味纷多,不妨一试。”上官玄对陌弦月说道。 陌弦月的视线朝着一旁看去,茗烟楼,就在眼前。 茗烟楼的建筑算不上是最上等的,但是从外面看却很清新雅致,还有茶香味飘出,的确不错。 “嗯,进去吧!” 一行三人便进了茶楼,跑堂小二见热烈迎合。 上官玄要了二楼的位置,比较清静,还能够看到街上的情景人物。 陌弦月给自己和辰辰要的是花茶,上官玄要了白茶,很快茶被端上来,看样子的确不错。 “姐姐,这茶好香。”辰辰喝了一口,香香的,甜甜的,喜滋滋的道。 “小辰辰,这泡茶的花叫茉莉花,水是山上的泉水,所以很香,还有甜味,好不好喝?”上官玄给辰辰解说道。 “好喝,我们带些回去给绝情叔叔他们。”辰辰还是一个有心的孩子。 陌弦月摸了摸辰辰的小脑袋,单手支撑着自己的下巴,一手端起茶水来喝。 眼角也扫了一眼周围,最后目光在一张靠窗的位置落下。 那张桌子跟他们这一张是斜对角,这种饮茶的小桌子最多也就坐四个人,那张桌子上也就四个人。周围空隙之处不小,分别站立了两男两女,神情严肃警惕。 陌弦月不能看到背对着她的两个人的模样,但是另外两个却看清楚了。 一名穿着玄色衣服,另一名穿着绛紫色,衣料光鲜,面容都属上乘,尤其里面绛紫色衣着的男子,容貌更是俊美的让人无法忽视。且周身笼罩着一股王者气息。 那两名男子对面的是一男一女,从他们的举止来看,显然是大富大贵人家的千金少爷,或许更加高明。 至于那四个守卫,武功也绝非一般。 似乎是察觉到了陌弦月的目光,靠窗的绛紫色衣着男子抬眸,瞬间捕捉到了陌弦月的目光。 陌弦月也不避让,也没有打算避让。 与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对上,陌弦月也只是慵懒的喝茶,而那人,在看到她之时则是有了片刻讶异,随后又变成了困惑。 “他们是北齐国的皇室。”上官玄轻声道。 “哦?”陌弦月收回了在绛紫色衣着男子身上的实现,看向了上官玄。 上官玄沉沉点头,“玄色衣服之人是北齐国的六王爷耶律天鸣,他对过靛蓝色是四王爷耶律天鸿,那名粉衣女子应该是十二公主耶律怡香。” “紫色衣服那人呢?”陌弦月挑挑眉,问。 上官玄则是皱了皱眉,摇头道:“没有见过他,但是从他的举止来看,恐怕来头不小。” 北齐国的皇室成员,他上官玄也能报出个好歹,可是那紫衣人,真是不得见。 “明天才是美人节,他们现在是为了物色对象?”陌弦月略带讥讽的笑。 上官玄则是摇了摇头,“除却美人节,我们南诏国的风土人情也与其他四国不一样,尤其是在北部荒漠草原的北齐国,全然相反。每年这时候,北齐国的来客都会四处查看。” 想想也是,北齐国在最北方,生活在草原上的民族,而隔壁就是荒漠,见到水域真是比较困难。 南诏国也等于是海国,地理位置的诧异,造就了不同的民族,到处看一看倒也正常。 “他们来这里最主要的目的,难道只是为了找一个女人回去,或者找一个男人嫁了?”陌弦月又问。 闻言上官玄有些尴尬,便道:“皇室之中,又岂会如此简单?” “我猜也是,北齐国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只为找一个妻子的确说不过去,除非北齐国的人都是丑人。”陌弦月曼斯条理的说着。 上官玄猝不及防,一口茶喷了出来。 而陌弦月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足以让那不远处的一桌上人听到了。 “姐姐最好看。”辰辰忽然抬起头,冒出了一句话来。 陌弦月微微一愣,然后一笑,摸摸他的脑袋,道:“辰辰最乖了。” 上官玄心里在打鼓,完全不解陌弦月说那句话的意思。 这不,北齐国的那几人视线已经飘过来了吗?尤其,绛紫色衣服的男子眼神更加怪异了!

045一袋东西 翌日。 邪王府的正厅里,气温低压,连一只苍蝇都不敢靠近。 严律、上官玄当做没看见,大丰小丰也是看到那位王爷就掉头走人,一面殃及池鱼。 要说昨晚,那可是一个惊悚—— 你说风尘好好一个女人吧,竟然是被光着扔在了琴无邪的床上,毕竟是美女,来的目的也就是如此,应该无碍了吧? 可结果了,人家被扒光了,连同头上的头发和眉毛也都被剃光了……哦,不对,头发本来就是假的,眉毛是在后来被画上去的。 当上官玄“研究”过风尘才知道,她的头是许久都不会长头发的,至于这眉毛…… 无奈,上官玄和严律凑在一起,也不知道陌弦月究竟为什么要把人眉毛给剃了,然后又画了两条上去。 后来琴无邪找麻烦上门,结果陌弦月的屋里空空的,似乎是去避难了。 不过明眼人都知道,陌弦月既然敢做,就绝对不怕琴无邪找麻烦。 于是乎,就有了一早起来就低血糖的琴无邪,在大厅里等待着某个人的回来,脸色难看的紧,府里的人识趣的有多远走多远。 晌午之时,门外终于有了动静。 “啊哈……”陌弦月一边打呵欠,一边提着个布袋子走了进来,晃悠悠的。 严律和上官玄在门外恭敬的喊了一声“陌姑娘”,然后就召集大丰小丰等人来围观了。 一见到陌弦月那懒散的样子,琴无邪周身就有说不出来的杀气弥漫。 “知道回来了?”琴无邪冷声道,从主位上走下来。 “嗯……困死。”陌弦月一把将手中的袋子扔在了地上,一边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琴无邪看到她懒散如同猫咪的样子怒气忽然少了那么点点,嗯……这样的她,很可爱。 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琴无邪当即摇头,他可不是来欣赏她的可爱的。 走至她的跟前,看到了她脚下的泥,又看看那个布袋,问:“你一夜去干什么了?” 说着,一边还打开了那个布袋。 严律、上官玄也想张望里面,只可惜口子不够大,看不见。但是,几人明显的看到了琴无邪皱眉。 “这就是你一夜找的方小说西?”琴无邪瞪着陌弦月,将布袋扔在了一边。 里面的方小说西……让他十分无解。 陌弦月再次呵欠了一个,道:“这些可是最新鲜的,我费了不小的劲才弄来的,累死了。” “你大半夜出去就是为了偷这些方小说西?”琴无邪冷声问道。 “都跟你说了这些是好方小说西了。”陌弦月瞪了他一眼,“人家南王给你送了一个美人过来,当然也要找些贵重的方小说西给他还礼不是?” 不提那“美人”还好,一提,琴无邪就毛了。 严律、上官玄等人齐齐屏息,非常想看一看两个人再次拆房子,不过他们都更想看到自家王爷能够用些“别的”方式。 岂料,不等琴无邪开口,陌弦月又说话了:“对了,那个女人,我送到你房里去了,你看到了吧?” 众人闻言,顿时一个寒颤,心道:这陌姑娘真敢调整王爷的底线啊! “那女人的骨骼是后天形成的,应该是经历了不短时间的严格训练。还有,她胳膊的皮肉下面有一些特殊的方小说西,我大概看了一下,是一些特殊的字,也是后来弄进去的……” 听到这里,上官玄顿时一个机警,当时他还有些讶异那女人的胳膊怎么那么疙瘩的…… “陌姑娘,为何那女子的头发是假的?”严律倒是先走了出去,一边问道。 陌弦月淡淡的看了一眼严律,又转向上官玄。 上官玄轻咳两声,道:“那是为了方便。”见众人不解的看着他,又道:“她的头也用了厉害的缩骨功,所以才让我们看起来是十三四岁的女孩。但是头发却不能缩,倘若皮肤紧致了,头发会非常不自然,惹人怀疑。” 听闻所有人都抽搐了起来,难怪要光头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陌姑娘,为何剃了她的眉毛?”严律又问。 “我以为她的眉毛也是假的,所以就拔了看看,结果是真的。”陌弦月耸耸肩道,所以她就画上去了。 众人汗了,这个解释实在是太合理了。 良久,丰城璧不怕死的问:“陌姑娘,那您将风尘送到王爷的房内,是……” “哦,那个啊,不是给他看看那女人的‘特别’之处吗?这种人可不常见啊。”陌弦月笑眯眯的说道。 丰城璧闭嘴了,几人都在心里说:其实您这样怪异性格的也不常见。 不过说归说,这风尘身上的问题的确值得人深究。全身骨都能够缩起的缩骨功,包括极少有人会想到的头发,还有手臂上皮肉下面的疙瘩……种种都叫人怀疑啊! “战云。”琴无邪忽然喊道。 “属下在。”老实的战云一字未说,现在能让他办事就好了。 “去查查烟雨楼,还有,派人跟着琴慕锦。”琴无邪吩咐,转向了陌弦月,之前的怒意差不多已经没了。 “是。”战云转身离去,结果陌弦月突然说了一句话,让他在跨国门槛的时候被绊倒了。 陌弦月说:“忽视那女人的头,身材还不错,我可是特意给你送去暖被窝的。” 严律等抬头望天,他们就知道,好心好意对陌弦月来说啊,就是那天边的浮云,太不切实际了。 琴无邪脸色登时铁青,就见陌弦月笑的一脸灿烂,就知道她根本是故意的。 陌弦月扬扬眉,挑衅的看着他,告诉他,她就是故意的。 上官玄他们刚准备找个借口开溜,后堂就传来了嫩嫩的声音,“姐姐……” 来的正是辰辰,小家伙一早醒来没见到姐姐就瘪了嘴,绝情就抱着他去找了。 还好,总算是找到了。 “辰辰,来,姐姐抱。”陌弦月一把就将辰辰给捞到了怀里,这小子,几天就长胖了不少啊! “姐姐,你去哪里了?”辰辰有些不乐意的问。 “姐姐昨天去找了些好方小说西。”陌弦月神秘的看看身边的布袋道。 “什么好方小说西啊?”辰辰好奇的跳下去,打开布袋,紧跟着就“啊”了一声! 046高人如是 一布袋的茄子! 紫油油的,还闪着光泽,明显就已经洗得干干净净,漂亮是挺漂亮的了,关键是……这么一袋子的茄子是用来做什么的? “姐姐,你想吃茄子?”?辰辰十分不解的问陌弦月。 严律等人也是讶异的看向了她,心说:这陌姑娘该不会以为王府连茄子也没有,还要她这客人亲自去菜地里摘取吧? 显然不可能! 琴无邪也是眯起了眼睛看着她,乍看那一袋子的茄子,他多少也还是很惊讶,完全不知道她大半夜的出去弄这些随处可见的方小说西有什么用! 陌弦月笑笑,摸摸辰辰的脑袋道:“辰辰,这些不是用来吃的,是用来送人的。” “送人?”上官玄讶异出声,忽然想到之前她说的“礼物”问:“陌姑娘,难道是要将这些茄子送给南王?” “嗯,我们在这里也不能白吃白住,所以,琴无邪,替你出谋划策出出脑力也是理所当然。”陌弦月不动声色的说道。 闻言所有人嘴角的抽搐了起来,绝情抱着辰辰在一边,悲叹:不止出了脑力,也出了体力。 丰城绿淡定之后问道:“把茄子当做回礼送给南王……陌姑娘,在下可否问一问原因?” 陌弦月从布袋之中取出两支茄子,问:“你们觉得这些茄子怎么样?” 几人听了,于是就开始人手一只,拿着茄子研究了起来。琴无邪则是面无表情的站着,什么话也没说。 “这些茄子是我特意从菜农的地里找到的,粗细均匀,颜色亮丽,表面光滑,韧性不错,最为重要的是……这些很坚硬。”陌弦月给几个人解说。 说话的同时,严律他们也是照着陌弦月所说的几个方面去查看,的确,都占有了。 上官玄试了试茄子的坚硬度,的确,比一般的茄子好太多了。 “陌姑娘,坚硬的茄子……难道有什么用处吗?”上官玄其实想问,硬的是不是烧出来更好吃,但是话到了嘴边又换了。 “耐用。”陌弦月随意的回答。 “哈?”众人一脸不解。 陌弦月打了一个呵欠,一副“我想睡觉”的样子,懒洋洋的说了几个让众人喷血的字。 她说:“琴慕锦不是喜欢男人吗?茄子比黄瓜要适合。” 说完话,绝情把辰辰给快速的抱走了,琴无邪铁青着一张脸将陌弦月给扯着走。结果,两个人一碰起来,就擦出了火花,打了起来。 留下一脸困惑的严律四人,盯着各自手上拿着的茄子。良久,丰城璧问:“老严,上官,你们有没有明白陌姑娘说的是什么意思?” “唔……不是很清楚。”严律皱眉。 这茄子跟南王喜欢男人有什么关系?还有,南王什么时候喜欢男人了? “碰”一声,之间上官玄面上人色全无,表情不知该用什么来形容,就将手中的茄子给丢进了布袋之中。 “上官,你怎么了?”丰城绿有些紧张的问。 上官玄身体都在颤抖着,不知道是抽搐还是想笑,脸色的表情精彩绝伦也让人困惑至极。 当他将这些茄子的用意告诉严律几人之后,几个人脚下一个踉跄,齐齐倒了下去。 那一日,邪王身边几员大将集体内伤,伤人的高手……不知。 …… 南王府。 “啪”的声音从正厅之中传来,就见那上好的红木桌在琴慕锦的掌下化成了碎片。 “王爷息怒!”地上跪着的家仆战战兢兢的道。 琴慕锦红着一双眼,面上表情略显狰狞,咬牙切齿道:“好你个琴无邪,本王精挑细选的人竟然会被你如此轻易拆穿,算你狠。” 风尘,岂不就是他挑选出来的人吗?那女人的本领饶是有一双火眼金睛也认不出来,所以他才敢用,结果第二天盯梢的人就来禀报被发现甚至被打回了原形。 “给本王把叫公孙渊来!”琴慕锦袖袍一挥冷声道。 “老朽已来,王爷息怒。”琴慕锦话音方落,就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声音接下了他的话。 正门前,一道灰色人影飞跃而入,如一青烟,虚无缥缈。 待来人站定之后方能看出他的容貌,只见此人头发已经苍白,脸上皱纹如同老树皮,皱巴巴的,眼神却很清明,身形也依旧林立,倒是无法分辨出年龄。 此人正是琴慕锦所说的公孙渊。 “公孙渊,本王倒是要问问,你所谓的锁骨易容天下第一是怎么回事?”琴慕锦在殿上的椅子上坐下,右手拨弄着左手拇指上的玉扳指。“人,本王昨日才送去,为何今日那天下第一已经原形毕露?还是说,你天下第一恶不过是浪得虚名?” 公孙渊,通行五国的能人,或者说,恶人。此人专为恶,培养死士以供“有需求者”利用,而他手下能人也非常之多,风尘这种就是其中之一。 而今,风尘一次性就被发现了问题,琴慕锦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也就对这个天下第一恶产生了怀疑。 公孙渊倒是不惊不惧,拱拱手道:“王爷,不是老朽夸口,风尘的能力天下绝对无人能及。” “那你倒是给本王解释解释,这又是何?”琴慕锦一怒,手掌一挥,一个上好的盒子被挥落到了公孙渊的面前。 里面,是一顶假发,还有一张厚厚的人皮面具,包括另外已经被剁成碎泥的茄子。 提到茄子,琴慕锦就一肚子火,因为里面还说,下次送几个好看的勇猛的男人过来。可想而知,那些茄子的用意是什么了。 公孙渊看着那面具以及头发皱了皱眉,风尘易容后,就是他也看不出任何异样,何以会有他人看得出来。 “王爷,看来那人是高人。”公孙渊道,一双眼睛犀利,不似年纪近百的老人。 琴慕锦挑眉,“在你公孙渊的眼中也有高人二字?”语中尽是讽刺。 公孙渊像是没听到他说话一样,拱了拱手问:“王爷,老朽定会给王爷一个交代。” 看来,他这把老骨头也该松一松了,他倒是要会一会那个“高人”!

049耶律天赫 靛青色衣服的男子和那粉衣女子的容貌也都能够看清楚了,差不多的模样,只是女子的轮廓柔和一些,长得都不错。 靛青色衣服的男子,也就是上官玄所说的耶律天鸿,按住了他对面玄色衣服的耶律天鸣,对陌弦月点了点头。 陌弦月不动声色的扬眉,也不做任何动作。 耶律天鸿有些尴尬,而他身边站着的那名女侍卫则是走了过去。 也就几步路的距离,那容貌清冷的女子已经到了陌弦月他们这一边,上官玄却是立刻就站了起来。 “这位姑娘,我家小姐无意冒犯你家主子。”上官玄拱手淡然道。 那女子才想开口,肩膀上已经有了一个压力,暂时按住了她。 来的人是那位耶律怡香公主,一身粉红色的衣着衬托出了她那娇小可人的身躯,近看,便会发现她那精致的五官。 耶律怡香的脸上带着淡雅得体的笑容,对那侍女道:“妙人,不得无礼。” 被唤作妙人的侍女微微点头,“是。”然后就退到了一旁。 “怡香公主。”上官玄和礼欠身,倒是没有提高音量,也并非想要人尽皆知。 “上官先生不必多礼。”耶律怡香微微点头,转向了陌弦月,问:“这位小姐是……” “我跟琴无邪没关系。”不等上官玄回答,陌弦月已经起身,给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回答。 闻言耶律怡香不由一愣,耶律天鸿几人也是如此。 “小姐这话是……”耶律怡香的心跳速度快了一些,又在瞬间恢复了平静,淡淡的笑问。 周围的客人已经纷纷离开,片刻后,二楼就剩下了陌弦月和北齐国的那几个人。 陌弦月手中把玩着一个茶杯,上官玄本想阻止这种尴尬的场面,结果就听到陌弦月说话了。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陌弦月笑的牲畜无害。 耶律怡香内心顿时“咚”的一声,耳后根也缓缓地红了起来。 上官玄差点捏碎一旁的桌子,心想:这陌姑娘可真不得了啊,人家十二公主还什么都没说呢,她怎么就知道是因为自家王爷了呢? 殊不知陌弦月一眼就看出了耶律怡香眼中的意思,她认识上官玄,无非就是因为琴无邪。并且女人对女人有一种本能,她可以从耶律怡香眼中看到探究,这种表现不明显,但是于她来说已然可以分辨明细。 “都说南诏国女子蕙质兰心,果不其然。”低沉清明的男音传来,破除了这份尴尬。 说话的人是绛紫色衣着的男子,在说话的同时,他已经朝着陌弦月这一方走了过来。 上官玄微微蹙眉,这人身上的气质不差,又若隐若现,有种飘忽不定的感觉,难以捉摸。 这人,是何身份? “我见过你?”陌弦月看向了那名男子,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不是她本人的,而是本能的。 “应该……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男子微笑,眼神中含义不明。 陌弦月挑眉,如果是她这易容之后的脸,她敢确定,这人绝对是信口开河。就算是一面之缘,凭借她的记忆,也绝对不会忘记。 周围的气氛有些怪异,上官玄则是不着痕迹的蹙起眉头,这男子的眼神,太过深沉。 “在下排行第九,上官先生不必再困扰在下身份。”绛紫色衣着男子与陌弦月对视片刻,忽然话锋一转,也看向了上官玄。 闻言上官玄顿时一惊,随后脸上也多出了尴尬。 “见过九王爷。”上官玄也是能人,很快就接受了。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会是北齐国的九王爷——耶律天赫。一个跟北齐国皇帝有着相同名声的王爷。 正因为是耶律天赫,上官玄才会如此的吃惊。 耶律天赫应该是北齐国除了皇帝之外最忙的人,尤其此人手握重兵,保卫国家一职,任务沉重,什么人都可能离开北齐,这人断然不能。 而且从北齐来到南诏,少则也要半个月,这来回就是一月,耶律天赫,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闲暇时间? “姐姐,他们跟邪哥哥一样,也是王爷吗?”辰辰侧头去看耶律天赫,问陌弦月。 陌弦月低头看辰辰,将他抱起,问:“怎么叫他哥哥了?前两天不是还叫叔叔吗?”她记得辰辰是叫琴无邪叔叔来着。 “丰叔叔他们说我叫邪哥哥叔叔就比姐姐辈分大了。”辰辰皱眉。 上官玄在一旁嘴角抽了抽,心道:小辰辰,你叫我们叔叔,那王爷还不比我们低了一个辈分了? “那回去统一一下吧,除了绝情叔叔,其他都叫哥哥。”陌弦月反应也快。 “哦!”辰辰点点头,又看向了耶律天赫。 耶律天赫对辰辰尔雅一笑,好看的有些过分。 辰辰撒娇似地往陌弦月的颈间钻了钻,小脸还红红的,柔柔的喊了一声:“叔叔你好。” 耶律天赫顿时哭笑不得,看向陌弦月……他应该还没有到叔叔的年龄吧? 陌弦月脸上的表情却一如之前的耶律天赫,让人捉摸不透。良久,她对辰辰说:“辰辰,不要跟陌生人说话,知道吗?” 气氛顿时又沉静了下来,耶律天鸿有些疑惑的看着陌弦月,不知道在想什么。 …… “南诏国的女子,都是这般刁蛮吗?”略带讥讽的声音传来,说话的乃是耶律天鸣。 他打量着陌弦月,心说:丑人多作怪。 耶律天赫稍稍侧身望了耶律天鸣一眼,他便乖乖的噤声了。 陌弦月扫了耶律天鸣一眼,旋即看向耶律天赫,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将辰辰交给上官玄抱着。 “上官,走吧,该回府了。”陌弦月对上官玄道。 上官玄不明所以,却还是简单的行了个礼,跟着陌弦月走人。 从耶律天赫身旁经过之时,她一笑,“北齐国九王爷……是吗?” 身后处,耶律怡香皱起了眉头,她说跟南诏邪王没关系,究竟是真是假? 耶律天赫的视线则是落在了陌弦月坐的位置上,桌面,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字。 良久,耶律天赫勾起了嘴角——聪明的女人! 050太后召见 前几天琴无邪一直都在忙些什么,跟陌弦月拌嘴动手的时间显然没有多少,陌弦月也不介意,她又不是为了看琴无邪才住到他府里的。 美人节当日,一大早就能够听到外面欢快的谈笑声。 陌弦月身着一件清新的浅绿色宫装,头发盘出了一个简单而又漂亮的发型,不能说是最美丽的女人,但是她身上那灵动之气却是让人无法忽视。 琴无邪一如既往的黑色装束,衣服上绣着张牙舞爪的龙,低调却又显霸气非凡。 远远地见到陌弦月,琴无邪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 陌弦月则是显得慵懒,即使是一早,太阳却也依旧晒得慌,不过很快她的问题就解决了——撵车来了。 “今天才是开始,你确定要去?”琴无邪看着明显兴趣缺缺的女人,问。 不雅的打了一个呵欠,陌弦月回答:“里面有我感兴趣的人,有必要去看一看。” “哦?谁?”琴无邪挑眉。 陌弦月扫了他一眼,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转而问:“听上官的语气,北齐国的那几位王爷公主已经来过了?” “除了那位九王爷,去年来的应该是其他三人。”琴无邪靠在车壁上,不怎么适应这狭小的空间。 “那三人都没有看上一个?”陌弦月颇感兴趣的问。 “他们来这里表面上是为了拉结与南诏的关系,事实上究竟如何,只有他们心里清楚。”琴无邪挑起陌弦月身前的头发,把玩着。 陌弦月也不是笨人,不会听不出琴无邪话中的意思。 没有好处的事,十个人中有九个不会去做,而剩下的那一个,不是呆子就是傻子,可忽略不计。 “北齐国的那位公主,似乎已经有了着落。”陌弦月斜睨着琴无邪,那笑容中,带着些许的玩味。 琴无邪手中的动作忽然停止了,盯着陌弦月的眼睛看。 良久,他忽然凑近了一些,邪笑道:“月儿,本王可以将你的话理解成是在吃味吗?” 聪明人说话,跳跃性就是大。 琴无邪的话自然是惹来了陌弦月的一个白眼,将头发从他的手中抽走,冷笑道:“你想让我看上,还没那个资格。” 此一语,顿时让琴无邪的脸拉长了,这女人的这张嘴,就是那么令人讨厌! 于是乎,新一轮的唇枪舌剑展开,外面严律等人齐齐摇头,好不容易安定了几日时间,终于又开始了。 琴无邪的撵车到达宫门口之时,另外一辆华丽的撵车也到了。 琴慕锦和**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燕从车上下来,与陌弦月琴无邪打了个照面。 见到陌弦月,**燕的脸上立刻就变了,那日的屈辱,她可是记得很清楚,也是自小到大唯一一次受过那般的屈辱! 陌弦月心里想的则是**燕跟那批死士的关系,这琴慕锦到底绑架百草的人有没有关系? “王兄,陌姑娘。”琴慕锦上前寒暄。 **燕随琴慕锦一同上前,视线从陌弦月身上掠过时是充满杀意的,只是她的控制能力不错,瞬间就压制住了。 “臣妾参见邪王。”**燕声音依旧清冷,跟琴无邪行礼。 琴无邪看都不看她一眼,视线只是落在琴慕锦的身上,不过也只是一笑置之,带着陌弦月就往宫里走去。 琴慕锦望着琴无邪的背后,冷意四射,竟敢如此忽视他的存在。 “王爷,切莫浮躁。”**燕在一旁提醒,又何尝不是在提醒自己? “哼,琴无邪,本王跟你势不两立!”琴慕锦一甩袖,朝着里面走去。 **燕跟随在琴慕锦身旁,心思百转。陌弦月与琴无邪离开时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那眼神,是挑衅,是得意…… 其实陌弦月并没有其他的意思,而且,她看的也根本不是**燕,只不过被人会错意了。 跟随在琴慕锦和**燕身后的是两名侍卫,毕竟是进宫,能带在身边的人并不多,当然,其他的守卫就另当别论了! “王爷,那女子可会武功?”走了片刻,琴慕锦听到密音传入。 “她会摄魂术。”琴慕锦同样以密音回复。 “原来如此。”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片刻,又传入道:“王爷,切莫与那女子有过多接触,此人深不可测,待老朽先探个究竟。” 走在前方的陌弦月忽然转过身来,看了眼琴慕锦四人,不过具体是在看谁倒是说不清楚。 留下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陌弦月继续往前走。 “觉得怎么样?”琴无邪问她,心情似乎不错。 陌弦月轻笑,“具体看不出来,需要探究一下才知道到底有多深。” “他并非浪得虚名,现在跟着琴慕锦一同前来,定是对你有了戒心。从此刻起,你与本王一道,不准擅自离开,明白吗?”琴无邪视线依旧看着前方,倒看不出来他是在跟陌弦月说话。 闻言陌弦月扬眉,“你确定我不去找他,他就不会来找我吗?”她可是看得很清楚,那人的眼神,虽然刻意的低调,但是却逃不过她的双眼。 琴无邪看她一眼,懒洋洋道:“他若来,本王就给他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严律与上官玄对望一眼,心想:王爷也太护短了! 虽然琴无邪对公孙渊这个人并不待见,但是也没有到非要铲除不可的地步。现在就因为这一个陌姑娘,他就要给人终身难忘的教训了……啧啧,这不是忒护短了吗? 陌弦月淡淡一笑,倒没有说什么。 即使那叫做公孙渊的人不来找她,她还是要去查探一番,百草被抓走,有了一条明线,她自然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 奢华的宫殿,象牙的雕塑,白玉的大殿支柱,地铺蓝田暖玉,龙涎香散发怡人味道……比那庸俗的黄金之物更为张扬,却又多了一份雅致。 陌弦月总算是见到这海王的富庶了,海上的民族,果然比陆地的发展好得多,虽然她还没有去陆地的国家看过。 “王爷,皇太后……请您和陌姑娘移驾绮涟殿。”一个小太监低垂着头到了琴无邪的面前,战战兢兢道。 琴无邪冷哼一声,“带路。” 陌弦月倒是有些好奇,那位皇太后到底是做了什么事让琴无邪这么不高兴? 在去绮涟殿的路上,陌弦月遇见了一个人,一个让她不得不动容的人——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发布于散文精选,转载请注明出处:第47 48章 皇女 寒子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