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前传2,Brooks

作者: 散文精选  发布:2019-11-04

阿纳金静静地站在绝地武士会议事厅里,身边是绝地大师们。站在他身后的是奥比旺,他的师父。奥比旺和其他上万名绝地武士中的大多数人一样,是一名武艺高强的武士,但还不是真正的大师。只有极少数人能够被选中坐在这屋子里,他们才是大师,武士团的最高层人士。阿纳金在这些令人尊敬的人中间总是感到不自在。 他知道,当年对于他不到十岁时就被绝地武士选中纳为弟子的事,坐在这里的人有多半都持怀疑态度。他也知道,即使在尤达大师投票支持他跟随奥比旺学艺以后,一些人仍然怀疑他的能力。 “奥比旺,你必须找到这个赏金猎头。”其他人在传看毒嫖时,尤达大师说。 “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找到幕后指使他的真正黑手,”梅斯补充说。 “参议员艾米达拉怎么办?”奥比旺问,“她需要我们的人保护。” 尤达看了看阿纳金。阿纳金预感到要发生什么,既紧张又兴奋。 “这件事可以交给你的弟子处理。” 听到尤达这样说,阿纳金觉得自己的心因激动而狂跳起来。这一方面是因为他感到自己得到了信赖,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项任务他发自内心地愿意接受。 “阿纳金,你护送参议员回她的纳布星球,”梅斯补充道,“在那里她会更安全。不要乘坐注册的交通工具,你们需要像难民一样偷偷回去。” 阿纳金听到这里点了点头。但他立即意识到要完成这项任务会遇到一些困难。 他说,“参议员艾米达拉是坚决反对组建共和国军队,以武力对抗武力的人,说服她离开首都可能会很难。” 尤达回答说:“在真凶被擒获之前,她必须尊重并服从我们的决定。” 阿纳金点头表示同意。“但是我知道她多看重即将举行的投票表决,她更在意的是表决的结果,而不是她……” “阿纳金,”梅斯打断了他的话,“你去议会找帕了议长和她谈。”他的口吻很清楚地流露出,他们对这个问题已经谈得够多了。绝地武士和他的弟子阿纳金接受了任务。尤达点头让他们离开。 阿纳金还想再说什么,但几乎同时,奥比旺抓住他的胳膊把他领出了房间。 “我只是想说明帕德梅对这次投票表决的热诚,”阿纳金和奥比旺走出议事厅时阿纳金说。 “对参议员的感受,你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奥比旺说,“所以温杜大师才会要你找议长于预她的行程。”两个人说着开始向走廊走去,阿纳金想反驳,但话到嘴边又忍住了。 “阿纳金,绝地武士会的大师们能够明白你的话。” “是,师父。” ‘你必须信任他们。“ “是的,师父,”阿纳金的反应完全是下意识的。他已经不再考虑这个问题。 他知道很难轻易说服参议员艾米达拉在投票表决前离开这个星球,但这对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将和她在一起,他将保护她。奥比旺将出发追逐赏金猎头,保护她将是他惟一的责任,这对他来说非比寻常。 非比寻常! 阿纳金在帕丁议长的办公室里并不感到紧张。他当然清楚面前这个人有多大能力,也很尊重这个人所在的职位本身。年轻的阿纳金在这里感到很自然,好像和挚友在一起。他和帕丁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但在为数不多的几次倾心交谈中,他总觉得这位最高领袖对他怀有一种真挚的关注。某种程度上,他甚至觉得帕丁是他的另一位师父,尽管不像奥比旺那样有直接的师徒关系,但给予他的是同样真实重要的教导。 更重要的是,阿纳金觉得在这里自己很受欢迎。 阿纳金请求帕了劝说帕德梅离开考路斯坎星球,回到相对安全的纳布星球。听完了阿纳金的述说,帕丁说:“参议员艾米达拉不会拒绝行政命令,我很了解她,我可以担保这一点。” “谢谢您,阁下。” “年轻人,这么说,他们终于给你分派任务了,”议长笑着说。他的笑容让人觉得很温暖,如同父亲在和自己的孩子谈话。“你的耐心终于有了回报。” “更重要的是您的教诲,而不是我的耐心,”阿纳金回答说。“如果不是您让我觉得绝地武士们在关注我,不久的一天总会赋予我重要的使命,我的耐心大概早就消失殆尽了。” 帕了微笑着点了点头。“你不需要教诲,阿纳金,有一天你会学会相信自己的感受,那时你将战无不胜。我说过很多次,你是我见过的最有天分的绝地武士。” “谢谢您,先生。”阿纳金尽可能冷静地回答,但事实上他必须尽力克制自己,才能不因激动而发抖。如果赞扬来自一个不能理解他的人,哪怕是他的母亲,它都无法和共和国议会最高领袖的称许同日而语。这个人颇有成就,甚至可以说是整个星系里最有建树的人。他不是尤达或梅斯那样的人。阿纳金清楚,帕丁这种人,除非发自内心对一个人欣赏,否则是不会轻易夸赞对方的。 “我看得出你会成为最杰出的绝地武士,你的能力甚至会超出尤达大师。” 阿纳金只能希望自己的腿不要发抖。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他内心的一个声音告诉他应该相信这些话。他的确感到自己身体内有一种力量,这种力量超过了绝地武士的力量。阿纳金很清楚地感觉到了这点。他知道奥比旺不能理解他,这也是他和师父在一起感到备受挫折的最大原因。阿纳金认为,师父给他的激励远远不够。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帕丁的话,所以他只是站在那里,站在屋子中间,微微地笑着。而帕丁站在窗旁,望着外面的飞行器来来往往。 过了许久,阿纳金终于鼓足勇气绕过桌子,站到帕丁身旁,和他一起望向窗外。 “我很担心我的弟子,”奥比旺和尤达、梅斯一起走下绝地神殿的长廊时说,“他还没有为独立完成这样的任务做好准备。” “武士会对他很信赖,”尤达说。 “这孩子有超凡的本领,”梅斯说。 “但是他还有很多很多东西要学,”奥比旺说,“他的确有能力,但他的能力使他有时未免过于自负了。” “没错,你说得对,这个缺点在绝地武士中是越来越普遍了。他们过于自信,就连那些经验丰富的老绝地武土,有时也难免犯这种错误。” 奥比旺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这话听起来很有道理,现在的绝地武士很多都远离考路斯坎星球,在这局势紧张的时候,他们的情况不是很乐观稳定。杜克伯爵决定离开委员会,离开共和国,不也是出于傲慢自负吗? 梅斯说:“奥比旺,你别忘了,如果预言没有弄错,那你这名徒弟将是惟一能使神力复归平衡的人。” 奥比旺又怎能忘记这一点呢?奎刚是第一个看出这点的人,第一个预测阿纳金将是那个能使预言变成现实的人。但奎刚和其他人都无法解释清楚,使神力复归平衡,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只要他能走正路,”他对尤达和梅斯说。他们都没有表示反对。 “你必须完成你的任务。如果这次暗杀的谜底能被揭开,其他问题也就都会找到答案。”尤达似乎看出了他的心事,提醒他说。这话拉回了他纷乱的思绪。 “是,我明白,”他答道,一面将他从死去的科迪身上拔出的毒镖举到面前。 西米·拉尔斯轻轻地把无光泽的青铜罩举到金属机器人上安放好。她对机器人C—3PO笑了笑,虽然他无法做出同样的表情,但她也能从他有些滑稽的样子中看出,他很高兴。他曾多次抱怨,沙子会吹到他的金属线路里,磨损他的硅质外壳,甚至进到他身体里,有几次造成了厉害的创伤。阿纳金在造机器人时忽略了这些,现在西米解决了这个问题。 “是现在?”她挣扎着大声问道,嘴唇上糊满已经干了的血迹。她意识到,不是现在,不是。她好多天,或者是好多星期以前就修好了C—3PO,或者,是好几年以前吧?那时克里格把她领到绿洲农场。是的,在那里的车库中有很多机器人的外罩配件,都靠着墙堆在一张旧工作台下。 她清楚地记得那场景,但是她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时候。 而现在……现在她在……在哪儿? 她无法睁开眼睛看看周围的情况。她一点力气也没有。流出的血都已经干了,糊在眼睛上,使她的眼皮一动就疼得要命。 她觉得很奇怪,此时,似乎只有眼皮能感到真切的痛楚。她想她一定受伤了。 她想…… 西米似乎听到身后有什么声音,好像是沉重的脚步声。然后是叽里咕哝的说话声,没错,是说话声。 她又想到了机器人C—3PO,可怜的3PO,他受伤的金属臂还需要修复。她轻轻地拿起配件…… 她听到了尖锐的声响,或者说她知道有响声,模模糊糊的声音,似乎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然后她感到她的后背被鞭条狠狠地抽过。 鞭子,未曾体验过的剧痛……她失去了知觉。

在考路斯坎星球下层人居住的贫民区,一架雅致的带帆飞船正在缓慢地降落,滑向它惯常停放的跑道。机翼精巧地卷起,停在一栋好像被遗弃了的建筑物前的道路上。 杜克伯爵从里面爬了出来,朝秘密的舷梯旁的阴影里走去,一个戴着头巾的人正等在那里。他走到阴影里那个人的前面,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 “神力与我们同在,西迪厄斯大师。” “欢迎你回家,提拉涅斯阁下,”西思爵士答道。“你干得很好。” “我给您带来了好消息,阁下。战争已经开始了。” “太好了,”西迪亚斯说,低沉的声音使人想起蛇发出的嘶嘶的声音。巨大的蒙头斗篷下,黑暗爵士的脸上泛出了笑容。“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 城市的另一头,在昏暗的绝地神殿里,许多人在哀悼失去的朋友和同事。奥比旺和梅斯·温杜站在尤达大师房间的窗前,望着外边。矮小的大师坐在一把椅子里,思考着正在发生的动乱。 “杜克伯爵说西迪厄斯控制了参议院,你相信他的话吗?”奥比旺问,打破了沉思的寂静。“感觉好像不对劲。” 梅斯正要回答,尤达突然说道:“杜克变得不可靠了,加入到黑势力一边去了。 说谎、欺骗、制造不信任,是他目前的生活方式。” “但是,我觉得我们应当密切监视参议院的行动,”梅斯插话道。尤达表示同意。 又静静地想了一会儿,梅斯好奇地看着奥比旺。“你的徒弟哪儿去了?” “他正在去纳布星球的路上,”奥比旺答道,“护送参议员艾米达拉回家。” 梅斯点点头。奥比旺在他的眼里看到一丝担心——一丝与奥比旺共有的对阿纳金和帕德梅的担心。但是,他们放下了这个话题,因为目前似乎还有更重要的问题要解决。最后,奥比旺打破了沉默。 “我得承认,要不是克隆人军队,我们可能不会取得胜利。” “胜利?”尤达带着怀疑的口吻回应道。“你说胜利?” 奥比旺和梅斯·温杜一起转向这位伟大的绝地大师,从他的语气里清晰地感觉到一层深深的悲哀。 “奥比旺大师,不是胜利,”尤达继续说道,“黑暗势力的遮羞布撕掉了。这场克隆人战争才刚刚开始!” 他的话久久地索绕在他们的耳际,充满忧虑和伤感。这是在绝地武士会上听到过的最可怕的预言。 帕丁议长站在阳台上,俯视共和国军队的部署,参议中贝尔·奥加纳和马斯·艾莫达分别站在他的两旁。在他们下面,数以万计的克隆人军队正列队前进,一列列井然有序地从庞大的军用攻击飞船的舷梯里下来。 一层深深的悲哀笼罩在贝尔·奥加纳英俊的脸上。但当他的目光从议长脸上扫过时,他看到一种坚定的决心。 在遥远的纳布星球上,在一片玫瑰覆盖的树荫下面,阿纳金和帕德梅手拉着手,阿纳金穿着正式的绝地武士服,而帕德梅则穿着镶着花边的漂亮白裙子。阿纳金的新机械臂挂在身子一侧,手指一攥一松,自主地活动着。 在他们面前,站着一个纳布星球的神职人员,他的手举到他们头顶上,口里在诵读古老的结婚经文。 宣布他们正式结为夫妻之后,充当证婚人的R2—D2和C —3PO 又是吹口哨,又是鼓掌。 天行者阿纳金和帕德梅·艾米达拉第一次作为丈夫和妻子,拥吻在一起。

其他人都在等待着,女王艾米达拉在侍女的陪伴下回到她的房间。女王的房间极为宽敞,稍作调整就可以变作一个剧场,这充分地显示了她作为纳布星球领导者的至尊地位。艾米达拉身上穿着用天鹅绒做成的暗红色宽肩长袍,上面镶有精致的金色花边。头上佩戴着一顶王冠,由上等的黄金铸成,王冠中央是一块被打制成圆盘状的黄金,四周修饰着很多用布编织成的形如号角的饰物和丝穗。华丽的长袍和精美的王冠体现着她的才干与权威。她缓步走过阿纳金和恰恰,仿佛是来自于云端之外,带着不可逼视的冷艳和惊人的美丽,同时又是那样的孤傲和不容侵犯。 两个很早就开始侍奉女王的侍女厄蒂和拉贝悄无声息地尾随在女王身后,她们的脸和身体全部隐藏在红色的带兜帽的长袍里。阿纳金没有在这群人中找到帕德梅。 “请为我们带路。”艾米达拉一边对帕丁说,一边向男孩、冈加人和帕那卡队长招手,让他们也一起过来。 随后,他们从帕丁的房间出来,来到了一连串的长廊里。这些长廊通向很多不同的房间,并与周围其他的建筑物相通。共和国士兵待命的大厅几乎空无一人,因此这一行人穿过那里没有遇到任何阻碍。阿纳金用眼睛扫视着周围的环境,当他看到那高悬的天花板和仁立着的高大的落地窗时,眼神中不自觉地渗透出敬畏的寒意来。他走在望不到边际的巨厦之林里,幻想着永远住在考路斯坎这样的地方将会是什么样子。 当他们一行人来到议会大厅时,阿纳金又一次惊呆了。 这个房间大得像个角斗场,它竟然是一整块极大的圆形场地,在底层之上还有很多可以通向外面坡地的门,分布在各个不同的水平面上。在房间中央的位置有一个被高耸纤长的柱子支撑着的宽大的最高议长讲台,它是个半封闭的区域,能够让瓦洛兰在他的副手和随从中自由走动。此时他已经站在那里。沿着圆场的弧形墙壁内侧,镶嵌着无数个突出来的议员席位,它们全部呈圆盘状。有一些席位固定在原处,里面坐着的议员正在同他的助手及随员们商量事情,其他一些席位离开了本来的位置,四处飘浮着。开会时,当某个议员被获准讲话并得到了主席的认可之后,他的席位将浮到场地中央位置的发言席,他进入其中并使席位闭合,直至讲话结束。 阿纳金在几秒的时间内环顾一切,不知不觉地他已经跟着女王和帕了来到了通向纳布星球席位的那扇门,纳布星球的席位停留在本来的位置上。大厅里宽大的旗帜和窗帘从高高的圆形天花板上宛如一道光亮的瀑布一泻而下,耀眼的光辉洒向了每一个角落,连大厅墙壁上那众多的凹洞也被光亮填得满满的。那些穿梭于不同代表团之间负责传递信息的机器人,正沿着外侧坡道不住地喧哗着,它们闪亮的金属躯体分布在议会大厅的各个角落,使得这里活像一个巨大的机械工厂。 “女王陛下,如果议会对入侵行为拒绝采取行动,”帕丁议员把头凑到女王旁边,用极其细小而坚定的声音说。“我请求您在会上提出终止现任议长的任期并且召集一次对最高议长的重新选举。” 艾米达拉听到这些话时井没有看他,也没有停下走向席位的脚步,只是平静地答道:“对这项建议,我要是有您这样的信心就好了。” “您一定会促成一次新的选举的,”帕了重申道。“我敢肯定到时候会有相当多的人会支持我们,这是我们最好的选择。”他朝发言席和瓦洛兰看了一眼。“这也是我们惟一的选择。” 当艾米达拉出现在纳布星球席位的人口处时,一阵嘈杂声从下面人头攒动的人群中喧然而起。她华丽的礼服在身后飘扬着,仿佛是扑飞的翅膀,配着她精致的发髻和宁静的面容,显示着纳布统治者的高贵。此时此刻,即使她听到周围的谈话内容中所隐含的危机,她也绝不会签字妥协。她迅速地扫视了帕丁一眼。 她平静地问道:“你真的认为瓦洛兰不会为我们采取任何行动!” 帕丁摇着头,他的略高的眉毛纠结在一起。“他现在心神慌乱,内心充满了恐惧,没有任何人帮他。” 侍女拉贝这时交给阿纳金和恰恰一个很小的金属视屏,并告诉他们待在原处不要动。只有女王的侍女和帕那卡队长可以跟随女王及帕丁进入议员席位,阿纳金不禁有些失望。但他马上又兴奋起来。因为他发现,通过拉贝交给他的视屏,可以清楚地看到并听到在纳布星球席位上发生的一切事情。 “恰恰,她打算让议会帮忙。”阿纳金身体靠近恰恰,兴奋地对他耳语说。“你认为可行吗?” 这个冈加人听到这话便撅起他的长长的嘴,疯狂地摇着他那长着两片松松垮垮长耳朵的脑袋。“阿纳金,我觉得这是不行的,这里人大多不能全都同意这件事。” 这时纳布星球席位离开它的位置向最高议长发言席飞去,在那里等待着准备发言。帕丁、艾米达拉及其他人都坐在那里相互注视着,等待着议长的认可。 瓦洛兰头上花白的头发剪得很短,他朝帕丁点了点头。“大会主席准许来自纳布星球统治机构的议员发言。” 纳布星球的席位终于飘行到大厅的中心,帕丁站起身,极为缓慢但深邃的眼神从他的眼睛射向了在场的所有与会者。 “尊贵的议长,各位议会代表,”他的声音如此凝重使整个议会厅为之肃然。“一场空前的悲剧正在我的家乡纳布星球上演,我们希望这件事情能够在这里讨论出一个解决办法,同时也希望得到各位的关注。由于对贸易同盟的赋税,导致了全面对抗的发生,和非法事件对于以往和平世界的严重践踏。贸易同盟有责任对这种不公正负责,并必须对此做出回答……” 帕丁的话还没有说完,这时突然看见又一个席位从后面飞过来,上面带有贸易同盟的标志。贸易同盟议员劳特-道得面带狰狞之色冲了过来。劳特-道得控制着在场的所有贸易财阀。 “这太过分了。”劳特-道得对着发言席和瓦洛兰咆哮着。他是个干瘦得打褶的内莫伊迪亚人,说话时身体向前探着,几乎完全倾出围着低低的栏杆的席位,身子弯得像一棵垂柳。“我反对帕丁议员的极为荒唐可笑的言论,请他立刻闭嘴吧。” 瓦洛兰长满花白头发的脑袋转向了劳特-道得,抬起一只手说:“主席现在还没有允许贸易同盟议员发言。”最高议长的声音是平静而坚定的。“回到你的位置去。” 劳特-道得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又不得不停止。他极不情愿地坐下,席位缓慢地向后退着。 “为了更清楚地说明我们的主张,”帕丁继续说道。“我请纳布星球现任最高统治者艾米达拉女王发言。” 他门向了一侧,让出路来。艾米达拉站起身,四周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女王缓步走向讲坛,面对瓦洛兰。“各位尊贵的共和国议员,各位代表,及最高议长瓦洛兰:我是在极为危急的情况下来见各位的。共和国的宪法遭到了严重的违反和摒弃,纳布星球现在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我们受到了贸易同盟机器人军队的武力人侵和镇压……” 劳特-道得又一次站起身愤怒地狂叫:“我反对!全部是胡说,证据在哪里!”他再也等不及获得批准,直接说了起来。“我建议派一个委员会到纳布星球调查刚才所说的情况是否属实。” 瓦洛兰无奈地摇着头说:“秩序,请遵守秩序。” 劳特-道得重重地叹了口气,又惊恐地举起双手,摆出了一副受难的样子,好像听了刚才的话,他的整个人生都没有希望了似的。“阁下,你不应该在情况还没有查明之前就使我们受到谴责。这样做是违反先例的。” 他用眼睛扫视着议会大厅寻求支持,代表们表示赞同的嘈杂声随即响起。这时又有第三个席位飞到纳布和贸易同盟的席位之间,里面坐着马拉斯特星球的议员阿科斯-莫。 阿科斯-莫粗短肥胖的身躯缓慢地移动着,头顶三个眼凸在微微晃动,他用厚重的手掌在腰上重重地拍了拍。“马拉斯特星球代表同意尊贵的贸易同盟议员的意见。”他的声音混浊而执拗。“我们在这里应该讨论的是指派一个委员会,这才是会议的目的。也是法律所规定的。” 瓦洛兰议长露出犹豫的神色:“这一点……”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感到有些棘手,他转过身与副主席马斯-艾莫达商量。艾莫达是阿纳金以前从未见过的一种生物,这种生物有着人类的形体,但是在头的两侧,赘着由绵大的水肿细胞组成的细长肉瘤直垂到肩头,头顶又有两个向上伸的细细的触角。主席和副主席在那里同他们的随员们激烈地讨论着刚才的动议。这时从微型扩音器中传出了帕丁的声音。阿纳金和恰恰听着他的话,彼此交换着忧虑的眼神。 “我不得不说,这里存在着严重的官僚干预,共和国的实权被躁纵在贸易同盟的手中。”帕丁对女王耳语说。;阿纳金可以看到他们的头挨得很近,帕丁的语调极其沉重。“最高议长的权力已经旁落他人了。” 瓦洛兰带着一脸倦怠的神色重新回到主席台前。“组建调查团的动议已被认可,议案523A已给我们提供了可参考的范例。”他随即向纳布星球席位点了点头。“纳布星球女王艾米达拉,你是否要延缓你的动议,以使议会调查团有时间核实你所说的情况?” 阿纳金可以看到这时女王的脸上充满了惊讶,她的声音透着愤怒和决绝。 “我不会延缓我提出的动议。”她怒视着瓦洛兰大声宣称。“我来到这里是为了解决在我的领土上正在发生着的人侵行为。人民选我做女王,我不能眼睁睁看着生灵涂炭,而你们还在不慌不忙地讨论调查团的事情。如果议长不能及时地采取行动的话,那么我提议选举一位新领袖。”她停了一下。“我动议向议长提出不信任案。” 这时在整个议会厅内响起了呼喊声,其中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议员和代表们都站了起来,从低声的耳语到放声的叫喊,愈来愈高的声浪不断地汹涌着,最终在议会大厅内激荡起阵阵回声。瓦洛兰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上满是震惊和难以置信的表情。艾米达拉逼视着他,等待着结果。 马斯-艾莫达走到前面替下了惊愕的瓦洛兰。“秩序,秩序。”他大喊着,那奇异的脑袋也跟着肿胀起来。“我们要保持秩序。” 听到艾莫达的话,会场终于渐渐安静下来,代表们纷纷坐回自己的位置。阿纳金注意到贸易同盟的席位已经移动到纳布星球席位附近,劳特-道得迅速地扫了一眼帕丁,但谁都没有说话。 刚刚安静下来,又有一个席位飞了出来,副主席允许来自如纳星球的艾德赛-巴-甘上来发言。 “如纳星球第二次对议长提出不信任案。”巴-甘用一种嘶嘶的声音说道。 马斯-艾莫达露出不悦的神情。“第二次动议成立。” 然后他转过身用手拢住嘴,迅速地对瓦洛兰以极低的声音说了些什么,瓦洛兰突然间流露出惊惧的神色,眼神中充满了迷离和恐慌。 “一定不能再耽搁了。”马拉斯特星球的阿科斯-莫用极大的声音喊道,故意使得马斯-艾莫达可以注意到他。“弹劾动议已箭在弦上,我们必须马上表决。” 劳特-道得这时说道:“我建议将动议先提到程序委员会,让他们再进一步研究一下……” 他的话音刚落,共和国议会又一次沸腾起来,全场大喊着:“现在就投票!现在就表决!”马斯-艾莫达与最高议长瓦洛兰激烈地讨论着应如何进行,他扶着瓦洛兰的肩膀,仿佛是在说他无论如何要马上做出一个决定。 “你看,女王,人们的意志是向着我们这方面的。”阿纳金听见帕丁平静地对艾米达拉说,他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我敢肯定,瓦洛兰会被弹劾,他们将会选一个强有力的元首,一个可以关注我们的悲惨境遇的人……” 这时马斯-艾莫达重新返回指挥台,向全场宣布道:“最高议长要求暂时休会。” 代表们的呼喊声又一次响起,回音重新激荡起来。这时瓦洛兰用眼睛怒视着帕了议员和艾米达拉女王,扫视着整个纳布星球的席位。阿纳金能从他的眼神中感觉到一种背叛的陰谋。 他们从会场回来后不久,阿纳金突然从女王所在的接待室那扇开着的门冲了进来,他来找帕德梅,却突然发现房间里只有女王艾米达拉。这时艾米达拉女王独自站在房间的中央,她的眼神正注视着刚刚闯进来的阿纳金,她的长袍显示着她的高贵和典雅。 “对不起,打扰您了,”阿纳金很快地说。“陛下。” 艾米达拉安静地点了点头,白色的脸平静而完美。 “我在找帕德梅。”阿纳金继续说道,定定地站在他刚才闯进来的地方,不知道是应该走还是应该留下来。他一边用那充满疑虑的眼神环顾着四周,一边说:“奎刚师父说他要带我去见绝地武士会。我想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帕德梅。” 听到这些话,一丝微妙的笑容迅速地掠过了女王染红的双唇。“帕德梅并不在这里,阿纳金,我刚派她去巡察了。” “噢。”阿纳金有些失落地说。 “但是我会告诉她这个消息的。” 孩子咧嘴笑了。“我也许会成为一名绝地武士。”他在说话的时候无法掩饰住自己的快乐。 艾米达拉赞同地说:“是的,我想你会的。” “我想帕德梅听到这个消息会很高兴。” “我也这样想。” 阿纳金一边倒退着一边说。“我并不打算……”他想找一个合适的词说下去但并没有找到。 “祝你好运,阿纳金。”女王的声音极为柔和。“好好干。” 这时阿纳金迅速地倒退到门口,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这一天,对于奎刚-金和奥比旺-克诺比来说过得实在是太快了。他们在夕阳火红的余晖中仁立在绝地神殿外侧的阳台上,可以清楚地俯瞰考路斯坎星球。他们沉默不语。刚刚从共和国议会厅回来时,他们把天行者阿纳金从帕了议员那里带了出来。现在,阿纳金已被送到武士会面前接受测试。而他们两个人正在等待结果。 对于奥比旺来说,结果是早已经注定了的。这个年轻武士此刻正在因为他的师父又一次明显的逾越了职责而处于沮丧和尴尬之中。但奎刚的感觉确实是对的,这个孩子体内有超乎寻常的微粒子值,这是奥比旺亲自测试过的。但是,仅凭这一条是无法证明阿纳金就是注定要被挑选出来的那个人。奥比旺甚至还在怀疑,是否真的存在这么一个注定了的特异者。毕竟几个世纪以来,有几百个关于绝地武士奥秘的预言和传说代代流传着。无论如何,这一次,奎刚一直是在凭借着一种直觉做事,这种直觉若是来自神力就是正确的,但如果仅仅出于感情则是错误的。奎刚的兴趣时常落在支持那些弱小者,或是移情于他在极为特殊的情况下遇到的生物上,而这些行为的重要含义恐怕只有他自己才能理解。 奥比旺在偷偷地观察着他的师父,想弄清为什么他总是专情于这些毫无希望的事情上面。武士会会发现这个孩子的体内确实拥有比常人要多的微粒子,但他们绝对不会让他接受绝地武士训练的。现有的关于绝地武士选拔的制度有着明确的规定,孩子生下来后不到一年就要接受训练,否则就注定会失败,这些都是经过验证的。而阿纳金已经九岁,显然太大了。 但是奎刚绝对不会轻易放弃,他将第二次向武士会提出要求,而结果也注定会同以往的许多次事件一样。奎刚的请求被拒绝,与此同时,他作为绝地大师的地位也会随之再次下降。 富有经验的老绝地武士伫立在那里,深邃的目光盯视着天边那道被灼烧得火红的地平线。奥比旺缓步走到他身边,在一段沉默之后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那个孩子不会通过测试,师父。”他轻声说。“这你是知道的,他的年龄大大了。” 奎刚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那太阳落下的地方。“阿纳金一定能成为绝地武士,我确信。” 奥比旺倦怠地叹了口气。“师父,不要再一次违抗武士会。” 年长者看上去是那样的镇静,似乎呼吸也随之停止了。他转过身对他的弟子说:“奥比旺,我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事情,你认为我还会有别的选择吗?” “师父,如果你不是总违反规则的话,你早已经进入武士会了。你完全有资格进入那里。”奥比旺突发的愤怒已经渐渐超越了他那沮丧的表情,他的眼睛紧紧盯在奎刚身上,一动不动。“这一次他们也不会赞同你的意见。” 奎刚-金凝视了他片刻,然后笑道:“年轻人,你仍有很多东西要学习。” 奥比旺的眼光移向了别处,思索着刚才的回答。对他来说奎刚的话是对的,但是或许此刻他仍然应该坚持他自己的意见。 在绝地神殿的议事厅里,天行者阿纳金正面临武士会的测试,他所站的位置刚好是几个小时之前奎刚站过的地方。刚刚被带进来时,阿纳金有些紧张。但是,当他独自面对武士会十二名成员时却变得镇静了。他站在圆形的房间中央,被肃穆的武士会环绕着,对于自己前途的恐惧和忐忑油然而生,他感到这时的自己是如此的脆弱无助。当这些绝地大师们看着他时,他能感觉到他们目光的犀利,他们似乎不只看到了他的外表,同时深人到了他的内心。 没有经过任何预先的介绍或解释,也没有任何他感到宽慰适意的言辞和起码应有的欢迎,他们就这样没头没脑地开始了对他的提问。奎刚曾向他描述过他们中的一些人,所以他知道某些人的名字,很快他就分别将这些名字同本人对上了号。这是一个相当长的测试,武士会的成员对他进行了记忆力和知识的测验,并且通过单凭猜想的方式来考验他的洞察力。他们很清楚在此之前他一直是奴隶,清楚他在塔土尼星球上的一切情况,清楚他的妈妈和他的朋友,他的飞车比赛经历,瓦托,过去的任何重要的事情以及他的生活秩序。 这时,温杜大师手里拿着一个显示屏,阿纳金看不到它的正面,但是他要说出不断在液晶显示屏上变换的形象。出现在阿纳金头脑中的影像速度是如此之快,使他想起了他在参加飞车比赛时,那些奇形怪状突然出现的沙漠和山川在他的驾驶座边呼啸而过的情形。 “班萨,超光速推进器,激光枪,”当他说出这些事物名字的时候,那些形象在他的意识中飞速闪过。“共和国太空舰,罗迪亚人的飞车,赫特人的小飞船。” 屏幕上已经没有图像继续出现了,温杜大师缓缓抬起头,久久凝视着阿纳金。 “很好,年轻人,太好了。”这时,一个形容干枯、被人称为尤达大师的外星人称赞道。他的两只困倦的眼睛几乎就要完全地退缩进眼皮里却丝毫不避锋芒地盯住阿纳金。“孩子,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我很冷。”阿纳金说道。 “你是在害怕么?” 孩子摇了摇头。“不,先生。” “放弃你原有的生活让你感到害怕么?”黑人温杜大师在说话时身子稍微向前倾了一下。 “我从没这样想过。”阿纳金话音刚落又有些犹豫了。这个答案似乎并不完全正确。 尤达大师听了这个回答眨了眨眼睛,长长的尖耳朵略微向前翘了翘。“我们可以看到你内心的想法。”他很平静地说。 “你要注意你的真实感受。”温杜大师告诉阿纳金。 一位名叫基-阿迪-曼迪的老者抚着自己长长的胡须说:“你在挂念你的母亲。” 阿纳金此刻确实异常思念自己的母亲。他轻声说:“我想她。” 尤达大师听了之后迅速和其他几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说:“我想,你是怕失去她。” 阿纳金的脸突然涨红了,带有警觉性地问道:“这些和绝地武士又有什么关系?” 尤达大师用那双睡眼看着阿纳金说,“这很重要。恐惧会把人引向黑暗之路,恐惧会导致愤怒并生出恨意,恨意便成痛苦,我感到你的内心藏有恐惧。” “我并不恐惧!”阿纳金突然间被激怒了,想马上摆脱这个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接受的论断,另外换一个话题。 可尤达大师就像根本没有听到他说话一样,还在继续说:“一个绝地武士必须有极强的责任感,和极为缜密的头脑。而我感觉,年轻人,在你的内心有太多的恐惧。” 阿纳金深深地吸进一口气,再慢慢地呼出。经过这样的调整之后,他的声音又变得平静起来。“可是我并不恐惧。” 尤达大师观察了他一会儿之后,用极为柔和的声音说:“让我们继续吧。”测试就这样又重新继续下去。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发布于散文精选,转载请注明出处:星球大战前传2,Brooks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