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丘告状,短篇随笔

作者: 随笔游记  发布:2019-12-31

摘要: 六月的一天,县长在乡长一行人陪同下,为了表示亲民徒步前往乡政府考核政绩。但,似乎县长的新牛皮皮鞋,不太适应乡间沙石路,脚跟老踩到鞋跟,县长再一次弯腰把鞋子穿好。不料,县长肚子太大,弯腰时,竟然把裤拉链 ...

孔子告状
  
  孔子丢失了《论语》。
  这对孔子来说是致命的一击,因为《论语》比他的生命还要重要。
  《论语》是在咸亨酒店丢失的。那天夜里,窗外风声鹤唳,油灯忽明忽暗,孔子挥笔疾书。草完最后一句,他掷毫于地,倒头便睡,一觉起来,已是日近正午。他揉揉眼,穿衣下楼吃饭。
  自入冬以来,孔子和咸亨酒店的掌柜拉上了关系。掌柜慧眼识金,让孔子在酒店二楼潜心创作。酒店人声噌杂,猜拳行酒好不热闹。孔子刚在一个角落坐下,便看见了孔乙己。他正从破长衫里掏出钱在酒桌上排放,自言自语道:“多乎者,不多也。”
  孔子瞧不起孔乙己,但碍于跟他同姓,又住一村,也就宽容了他,与他不作计较。
  酒店喝酒的人都认识孔子,但知他生性孤僻,也就不和他招呼。
  那个中午孔子喝了很多酒,醉得—踏糊涂。酒醒后上楼,却发现{论语》书稿不见了。
  如晴天霹雳,孔子两眼一黑不省人事。
  苏醒后,孔子想来想去,偷走(论语》的无疑是孔乙己了。这小子不是常言:窃书不为愉么?
  孔子决定上访告状。
  孔子找到村长家。村长正在屋里打牌,头也不抬说道:“不就是丢了一堆废纸么?能值多少钱?乡里乡亲的告什么状?”
  孔了碰了一鼻子灰,愤愤然道:“小人亦可从政乎!”于是拂袖而去。
  孔子又寻到乡政府。乡长正在开会,他便在院子等候。屋檐上的几只麻雀正在叽叽喳喳地啼叫,他挥挥手朝麻雀吼道:“去,叫你们的乡长出来见我。”
  乡长恰好这会儿出来上厕所看见了孔子,惊奇地道:“哟,孔大人岂有闲暇在此闲转?”
  孔子哼了一声,说道:“你治乡有方么,孔乙己偷了我的《论语》,你知否?”
  乡长大笑,“偷了就偷了,你再写一本就是了。我管催粮纳款,刮宫引产,哪有功夫管你那屁大的事!”
  正说着,乡长的手机响了。他打开手机撇下孔子喜眉喜眼地和对方通起活来。孔子想着,一定是乡长的二奶打来的电话。
  “世风靡乱。这种人也可为官乎?”
  孔子当夜不眠,清晨吩咐妻子备足干粮,推着独轮车进县城了。
  车轮吱呀吱呀地行进在宽阔的柏油大道上。冬日的风凄厉地穿过车轮。独轮车载着被褥干粮。路上的行人诧异地看着这位古怪的长衫人。孔子却一脸严肃,推着车仰着头走他的路。
  县城熙熙攘攘。孔子在县政府门前停下独轮车。警察模样的门卫问他有啥事,他回答我是孔子,要见县长。
  门卫听说过孔子,便告知了县政府办公室。
  政府办公室主任是个戴眼镜的文化人,听说孔子上访自然不敢怠慢,忙出大门迎接孔子进了他的办公室。孔子接过主任递来的热茶。叙述了怀疑《论语》被孔乙己偷窃的理由。.
  正说着,县长推开了主任的门。县长是给主任安排工作的,听主任说面前这位穿长衫的人是孔子,便伸出手要和孔子握手。
  孔子忙站起,双拳一拱道:“有劳县长费心,《论语》是治国大纲,您可要为我做主。”
  县长皱眉说:“这破案之事你要找公安局,通过法律解决。”言罢,他让主任尽快把人代会的报告起草出来,县长办公会下周一要开会讨论。
  孔子失望地离开了县政府大院。
  身为县长不理民事,不如回家卖红薯!
  孔子推着独轮车又上路了。
  这次他的目标是省城。村长、乡长、县长层次都太低了,他要找省长告状。
  孔于整整走了两天才到省城。一路上他啃干馍,饮河水,饱受风餐之苦。夜里他在人家的屋檐下铺开被褥辗转一夜。
  省城很大,高楼林立,车流不息。在十字路口,孔子的独轮车被交警拦住了。他报了姓名,交警说你就是省长也不能椎着破车进城啊。
  城里的人从来设见过独轮车,都围过来瞧稀奇。孔子的大名当然不会无人知晓,又听说(论语》丢失,有热心者挡住一辆客货车,把孔子和独轮车拉到省政府门前。
  省政府大门一旁便有信访室。接待孔子的是一位老干部,听了孔子所诉的委屈十分气愤。孔乙己不说了,他天生就是偷人的料,让世人嘲笑,怎么各级政府都对此事置之不理。现在尊重知识和人才,让孔子这样一个文化人推着独轮车进城告状,岂不是我们这个民族的耻辱?
澳门新萄京最大平台,  老干部亲自领着孔子进了主管文化的副省长办公室。副省长正在接听电话,用手示意他俩坐下。那个电话很长,副省长也很耐心,一遍遍地重复,“这件事要严肃处理,决不姑息迁就。”
  等到副省长放下电话,信访老干部忙站起身向他介绍了孔子。副省长惊讶道:“孔子?你可是国宝啊。怎么还是这等寒酸?”
  “孔子遇难了。那部《论语》被人偷了。”老干部低沉地说,然后叙述了孔子上访的经过。
  副省长严肃地站起来,缓慢地道:“这是意识形态问题,属于严重的官僚主义,必须高度重视。你写个材料来,我批示下面查办!”
  孔子毕恭毕敬地告别副省长出来,信访老干部引他到了信访室,让孔子在他的办公桌上写了反映材料。然后他不知在哪儿叫来一辆客货车送孔子出城。孔子上车后,他让孔子在家耐心等候处理结果。
  孔子从冬天等到春天快完的时候,没有任何消息。孔乙己照样每天穿着破衫到咸亨酒店吃茴香豆,喝最低档的酒。村长呢,照样在家打他的麻将。
  孔子无法再等了。酒店掌柜要替他去孔乙己家里搜,被孔子拦住了,“小不忍则乱大谋。孔乙己毕竟是偷,你去搜查属于私闯民宅,罪过大于偷。我还是去京城告状吧。”
  这年夏天,孔子推着独轮车几乎巡游了大半个中国。在江南的汩罗江边,他见到了怀才不遇的屈原。当屈原历数楚怀王的昏庸时,他劝屈原不得违背君臣之道,气得屈原投江而亡。在荆轲刺秦的路上,他曾苦口婆心地劝阻荆轲不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挽救六国。在长城脚下,他遇到了孟姜女,陪着她哭了整整—天。在安徽当涂,他看望了病危的李白,劝说他多写山水诗,少抨击影射朝廷。在瞿塘峡,他怒斥杜甫的漫游是不务正业,遭到杜甫的一顿臭骂。
  孔子终于放弃了京城告状的行动。一个夏天的颠簸和乞讨让他感到人格受辱,沿途的所见所闻更令他落落寡欢。告状,告谁的状?你一生不就是教诲人们忠君么,你告状岂不是让君王难堪么?罢罢罢,忍了这口气,回去重写《论语》便是了。
  孔子推着独轮车走向返乡之路。沿途的景色让他流连忘返,以至于回到家时,已是阵阵秋风飒飒。               

都说天上不会掉馅饼,更不会掉钞票。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说了你别不信,天上还真掉钞票了,并且不止一次,掉的全是百元大钞。
  大牛山脚下的刘青林年轻时一直放羊为生,40多岁了还是庙宇后的旗杆,光棍一个。一个夏天的黄昏,他在山上大树荫下睡足了觉,正赶着自己的20来只羊往山脚下的家中赶,突然走在前面的大黄狗“汪汪”狂叫不止,刘青林以为遇到了狼,不由得攥紧了手中的枣木棍,可许久没动静,小心凑过去一看,山路旁的草丛中居然躺着个脏兮兮的女人,刘青林喊了几声没人应,赶紧给女人灌了点水,一会,女人醒了过来,看着刘青林“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大哥!你救救我吧!”
  原来女人是从安徽无为县逃婚出来的,已经几天没喝水吃东西,她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少里路,只知道不停地跑。刘青林把女人带回家,找了身自己的干净衣服让她把身上的脏衣服换下了,这才得知女人26岁,因为不想给弟弟换亲而嫁给一个又老又丑的秃头男人,这才逃了婚,后来女人就成了刘青林的老婆。
  谁也没想到,这个女人替刘青林生了个叫刘鑫的男孩子,17岁那年居然以全县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名牌大学,轰动了整个黄海县,连县长都上门祝贺了,还送上慰问金。这是后话。20年后,刘鑫居然在一个市领导后面当了几年秘书后也当上了黄海县的县长,只是刘青林的老婆没福气,在刘鑫当县长的前两年得了胃癌死了。刘青林于是又开始了一个人孤零零的日子,儿子刘鑫曾将他带到城里,可儿媳受不了他身上的羊骚味,整天给他白眼,讨厌他,看到这个乡下来的公公喉咙就啯着想吐,弄得刘鑫两口子居然因为刘青林而分居了。刘青林一气卷起铺盖又回到山脚下的两间窝棚里,重操旧业,又养起了羊,靠买羊的钱维持自己的生活。
  只是这几年,快80岁的刘青林身体越来越差,一闭眼就想起自己死去的老婆来,时不时念叨着,你倒好,丢下我一个人独自享福去了,村里村外人都羡慕我生了个有出息的儿子,可儿子出息又有什么用呢,当了县长也不过如此,还不如村里老邓家的傻儿子,有个头疼脑热的还知道给老邓端汤送水。
  刘青林本想让村长给儿子刘鑫打个电话,告诉他自己病了,可能来日无多,让他带着孩子来看看,去他妈妈坟前烧烧纸钱。可村长老远看到刘青林居然绕道走了,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看来村长还在为去年的事记恨着。去年秋上,村长找到刘青林送上1万块钱,拜托刘青林给刘县长说说,看能不能将他安排在乡政府农路办,农路办的老钱开摩托车出车祸死了,好多村干部都盯着那个空着的肥差呢!刘青林钱没收,说这事我给你跑一趟。几天后,刘青林和村长跑了一趟城里,可刘县长的面也没见到,说在接待省检查团,村长的事知道了。可后来这事就没了影。
  刘青林走路都有些吃力了,更让他心冷的事以前对他客客气气的村民们,现在见了他也爱理不理的。看来自己真是死在家中臭了也没人知道。
  这天夜里,刘青林早早将几只羊在羊圈里关好,又自言自语起来,老婆子,你有福,我还给你端茶送水两年,现在你不在了,我病了没钱看病也罢,连喝口热水都得自己烧,不过这日子熬到头了,我很快就要去陪你了……正说着,突然门外“咚”的一声掉下了什么,莫非有人要偷羊?刘青林想,随他去吧,反正我也没几天活头了。眯着眼一会还是拉亮灯开门看看,一看,门口真有个报纸包着的纸包。刘青林看看夜色中没人,月光下依然只有远处黑幽幽的连绵大山横在屋前,犹豫了一会,他还是抓起纸包回屋了,关好门在灯下打开纸包一看,不由得竟跌坐在地上,好长时间缓不过神来,纸包里是一叠崭新的老人头钞票。
  大半夜的谁会把钞票丢在我一个快要死的老头子门口?难道是那死去的老婆子知道我病了没钱看病从那边给送来的?不可能的,人死就死了,就不会回来了,更不会给送钱来。
  刘青林一夜没合眼,那一叠钱居然有5000元。
  天亮后,刘青林从那5000元中抽出1000元,将剩下的4000元在家中藏好,找了辆送客的三轮车去山外看病,医生给他检查后又开了300多元药,嘱咐他要按时吃药,他的血压很高,并且有冠心病也很重,刘青林也听不懂,只知道医生说很重,再不看真的很危险,说不定哪天就真的死翘翘了。
  第二夜,又一次听到“咚”的响声后,刘青林打开门又捡到一个纸包,里面居然还是厚厚一叠百元钞票……
  第三夜的纸包里居然有3万元……
  刘青林数了数,有了这几万元他吃穿看病都不愁了,还能过几年舒服日子。
  第四夜,一个黑影再次出现在刘青林窝棚前时,犹豫着好像弯腰要下跪,刘青林悄悄摸上去一把死死锁住黑影的脖子用尽全身力气将他拖进屋里扔在地上,黑影趴在地上煞白着脸大口喘着气。
  “你给我转过身来,我就知道是你个孬种!”刘青林往地上吐了口痰气喘着大声骂。
  原来分管房产建设的刘大县长受贿60万元,得知房产公司老板被抓,纪委顺藤摸瓜在查他时,携款逃回老家的山里,不过他知道公安早晚会找上门来,藏在山里一直没回家。风声小了后,偷偷潜回家想看看年老体弱的父亲,才知道老父亲病了居然连看病的钱都没有,内心悔恨不已的他这才上演了在父亲家门口夜里送钱的一幕。
  刘青林思来想去,从村长及村民们对他的态度大转变,猜测儿子刘鑫可能犯事了,这才来了出夜捉送钱人的好戏,送钱人果真是自己的儿子。
  那天夜里,刘鑫苦苦哀求父亲放了他,称他有个大学同学在南方开矿,他可以去投奔他,刘青林铁着脸说,痴心妄想,浪子回头金不换,县长咱不当了,钱退给人家,顶多坐几年牢,你还有好日子在后头呢!说完老泪直流。
  天亮后,刘青林翻了一座山找到村长家,让村长通知公安局,儿子刘鑫在家等着公安,他要自首……几个公安在村长的带领下走进刘青林的小窝棚,带走了被刘青林捆着的刘鑫,曾经的黄海县县长。

六月的一天,县长在乡长一行人陪同下,为了表示亲民徒步前往乡政府考核政绩。但,似乎县长的新牛皮皮鞋,不太适应乡间沙石路,脚跟老踩到鞋跟,县长再一次弯腰把鞋子穿好。不料,县长肚子太大,弯腰时,竟然把裤拉链给崩开了,大红的内裤看的那是一清二楚!

县长浑然不知自家裤拉链开了,依旧兴致勃勃的谈笑风生,这可把乡长一行人给愁坏了。你说可咋办啊?告诉县长裤拉链开了,然后当众拉拉链,这影响不太好!万一县长要是一恼,政绩考核过不了,找谁哭去啊?!

正当,乡长急得满天大汗之际,有人给乡长支了个招,乡长听后眼溜子一转,这方法行!

“县长,要不去参观本乡新建的生态厕所?”乡长上前问道。哪知,县长已经热得油汗直冒,正后悔自己亲啥子民,徒步去考核,干啥不坐小车去!幸好这离乡政府不远,一心想去吹空调,谁有空看那什么破生态厕所!乡长不死心连问了好几遍,县长烦了,“你要去上厕所你去啊,干啥拉上我啊?”

乡长一听,无奈了,只好一个人去了。走之前还不忘朝县长做个拉拉链的手势,正巧,一只鸟飞过,吸引了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的县长,无视了乡长的手势。并且,乡长在县长的心目中地位下降许多。

望着县长不知趣一直向前走去,乡长秘书可慌了神,县长没拉拉链,万一让什么狗仔队看到了,一准指责县长生活做法腐败,连拉链都没拉!这…这。不太好!

正当,乡长秘书急得那是满头大汗之际,有人给乡长秘书支了个招,乡长秘书眼溜子一转,这方法行!

乡长秘书躲到一旁,赶忙打电话给这附近的村长,村长听后,不敢怠慢,赶紧招几个大壮汉,站在县长必经之路上候着。望着县长一行人到来,几个大壮汉解开裤腰带,往田边的稻谷狠狠地施了一遍肥,尿完之后,揪过头来,嘴巴凸成“拉拉链”三个字的口型,并且还对着县长连拉了三下拉链

县长火了,还敢有人在县太爷面前撒尿,还撒的那么欢!吃了雄心豹子胆是不是?!竟然还敢吹口哨,虽然没吹响,但,这是对县长权威的一种挑屑!好家伙,这次考核,否想过了!要不是这离乡政府很近了,县长早就拂袖而走了!县长压了压火气,板着脸,大步流星向前走去!

乡长秘书一看县长虎着个脸,暗道一声坏了,但,乡长秘书不死心,凑前说“县…长…”“县什么长!”县长回过头来,吼了一句,吓得乡长秘书当时脖子一缩,不敢在说话了。

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县长被指责生活作风腐败吗?不行!突然乡长秘书灵光一闪,躲到一旁,赶忙打电话给乡政府门口接待人员交代了几句。

历经千辛与万苦,县长一行人总算到达了乡政府门口。可是接待人员的裤拉链都没拉,里面的内裤看的一清二楚!正当县长摸不着头脑时,也不是谁喊了一句,“一二三”接待人员纷纷把裤拉链连拉了三下。县长顿时一惊,低头一看,自家裤拉链没拉,大红内裤看的一清二楚,当场县长就晕倒在地!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发布于随笔游记,转载请注明出处:孔丘告状,短篇随笔

关键词: